今日

TOP

巴黎布商之子的时装梦
来源:行中国看天下  作者:责编许译方 【 】  2013-11-21

     一位美国学者曾说:这个世界自法国革命的时代以来,一直没有像20世纪初期那样以这种令人晕眩的步伐前进过。20世纪初,世界经济、文化、意识形态都在发生空前的变化,新的生产方式和新的生活节奏带来了各领域里的革命。世界在大踏步地前进。这时期的一个显著标志:就是服装款式上的大起大落,它亦标志着新旧世界的矛盾与冲突。这是一个动荡不安、令人困惑的时代,也是一个生机勃勃、激动人心的时代,不管怎么说,到二十世纪,沃斯的光辉不能不趋于暗淡,二十世纪的世界等待着、孕育着新的时装大师和他们的革命。
巴黎布商之子的时装梦
    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这位充满幻想的时装大师1879年4月生于巴黎,他的一生和事业都在巴黎,他在巴黎度过了最辉煌和最惨淡的时光。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是位布商的儿子,其貌不扬,但从小就与服装结了缘。他在自传中说:“由于父亲从事布料生意,很自然地,我自小就对布料感到兴趣,甚至自己玩起染布游戏来了。那是少年时代的故事。我看到祖母栽种的秋海棠、天竺葵等,花色美丽鲜艳,就把花儿采集下来,榨汁后拿来染
     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十二岁时,表现出对文学、戏剧的浓厚兴趣,少年时不断寻找机会结识艺术家,也常常溜进时装发布会场,默默地欣赏当时的流行服装。稍长,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到一家雨伞工厂工作,他收集起废弃的绢布片,试做了第一件东洋风味的服装。同时他开始绘制服装设计图,他的设计被一位女服装师购去,并约定继续购买他的设计,这大大鼓舞了波烈在这一领域发展的决心。
二十岁那年,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的才华得到了巴黎著名时装师杜塞的赏识,他被聘为杜塞的特约服装设计师。对此,杜塞的职员、模特儿,甚至他的父亲都不以为然。但是杜塞是位有远见的师长,他也是印象主义绘画和非洲木雕的收藏家,他送波烈到一个好裁缝那儿学手艺,并鼓励波烈大胆地“在社会的大海里游泳,千万不能溺死。”
     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为杜塞设计的第一件作品,赤罗纱斗篷,被销售一空,成功的事实改变了同事们的看法。波烈更加刻苦地学习设计。杜塞也常常修改他的设计稿。这时期,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的内心开始煽起了服装“革命”的梦想之火。不久,波烈离开杜塞,应召入伍。服役后,他到沃斯兄弟的时装店工作,终因观点不合而分道扬镳。
    在杜塞老师的鼓励下,二十四岁的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在欧伯街5号开设了自己的时装店,尽管店面简陋,但由以后成为他妻子的蒂妮斯 (Denise) 小姐为他展示的“革命”主题的服装获得各界人士的青睐。1906年,他和这位布厂主的女儿蒂妮斯 (Denise) 结婚。蒂妮斯 (Denise) 身材苗条、平胸,性格古典,然而妻子的体态成为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设计的最佳媒介。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的设计开始从矫揉造作的S形中摆脱出来,趋于简洁、轻松,这时期 Poiret 的造型线特点是提高腰节线,衣裙狭长,较少装饰。不过,到1908年前,他的设计尚带有明显的法国革命时期服装的痕迹,因此,他的作品不免引起同僚们的藐视,并被当时法国《艺术与时尚报》称波烈低趣味。
     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为鞑靼主题的艺术唤醒并欣喜若狂,继而进一步激发了他改变欧洲紧身服装的革命思想。这个具有博纳尔和维亚尔的色彩敏感和富有伯恩哈特、迪塞戏剧头脑的聪敏人,很快设计出一组组以东方民族服饰为启迪的新时装。他推出的一种中国大袍式宽松女外套很快获得巴黎女性的欢迎,他为它命名“孔子”。
     之后,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又推出以“自由”命名的两件套装亦是吸收了东方服装的剪裁方法。他说:“这时我对传统的束身衣,已有成熟的看法那就是从颈到膝都被束缚的女性躯体,必须要求解脱。”
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首先废除紧身胸衣,他一反欧洲传统束腰、紧身的衣着方式,大胆吸收了阿拉伯穆斯林妇女服装的宽松、随和样式,使解放了的身躯和精致的丝绸共同产生一种轻松优雅美,这无疑带给欧洲女性一股自由的暖风!当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的模特穿着被称之“惊人之作”的东方服饰携带佩刀出现在一次晚宴上,全场轰动,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成功了。巴黎被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的设计征服了。
来自东方的灵感
    狂热迷恋东方情趣的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更是把自己的妻子蒂妮斯 (Denise) 打扮成象波斯皇后——珠子装潢的束腰外衣,穿上伊斯兰闺阁便鞋,裹上穆斯林式的头巾——这已在当时的女帽热中激起新浪。一次,蒂妮斯 (Denise) 戴了饰有鸵鸟羽毛的大帽出席名为“阿拉伯之夜”的晚会后,她的帽饰立即成为巴黎的时髦。
     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的午茶便装是吸收日本和服的样式,丝绸面料上饰以刺绣,用大而低垂的和服袖替代传统西方的窄筒袖。他喜欢在袖口、领口上镶边,花边式裘皮,使简单的外型显得精致。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为巴黎沙龙女子设计了便于运动的土耳其式灯笼裤,他把多褶的裤子与西方的紧身腰带结合在一起,这对于从来不习惯穿裤子的西洋女子来说,多么的新奇而令人吃惊啊!
    对于异国情调的钟情和追求戏剧效果,这位大师在1912年设计出一种极端的裙子,他把裙下摆收窄,裙长及踝、臀部较宽斜开式的裙子,使着裙者无法迈出三英寸的步履,更无法跨上马车,这就是有名的“霍步裙”(又名蹒跚裙)。时髦女子不惜用布条绑住自己的腿,以适应这种蹒跚的时尚,尽管这种款式在行走时诸多不便,但由于其造型简洁明快,并恰好适于南美传来的探戈舞步,故风靡一时。
旋风般的声望
     当时舆论界对保罗·波烈 (Paul Poiret) 的设计褒贬不一,尤其是“霍步裙”,不过,另一方面, Poiret 的知名度更高了。一次英国首相夫人看了他的服装说:“ Poiret 先生,我无法相信,这世界竟然有这么漂亮的服装。”于是 Poiret 带了十二名模特访问了英国,并到柏林、维也纳、布鲁塞尔、莫斯科、彼得堡宣传他的作品。十二名姑娘身穿蓝色哔叽制服,披棕黄格子呢斗篷,帽子上绣有“P”字母,他们的时装表演成为欧洲大陆的一大新闻。
    继欧洲巡回之后,1913年 Poiret 访问美国,他带去的短裙设计,却被美国海关以淫秽为由而扣留。这自然成为美国记者的新闻人物。美国报纸称 Poiret 是流行的帝王,波烈否认说:“我是为任何对服装不满的女性服务的人,我不是帝王。帝王是支配者、独裁者,请不要误解我。”然而,狡黠的 Poiret 私下说,要有意识地给妇女一段时间来接受他的设计,“我不强加于人……我仅仅是首先看到妇女需求的秘密而后满足之。”
  整个欧美, Poiret 的声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达到了顶峰。1914年, Poiret 在时装同人中发起法国时装业的贸易保护组织“创意权利防护会”。一次世界大战期间, Poiret 征召入伍,在军服厂工作。以后他到了一直令人神往的东方古国摩洛哥,那里有像“一千零一夜”故事那样令他遐想的世界。他自然把这些“梦幻般地印象又成为设计的新材料。”
     战后的世界政治经济出现了深刻的变化,而爱美的巴黎人使时装业重新振兴起来。1925年, Poiret 把店搬到维多伊曼三世大通角的一座旧贵族公馆里,并耗巨资把内部庭院整修得如同凡尔赛宫一样,那里置放中国佛像等东方艺术品,他有意创造出仿佛置身于东方太古的氛围里。挥金如土的 Poiret 在那里经常举行规模盛大的“服装祭典”。这是一种 Poiret 特别喜爱的演剧式舞会,他以“天方夜谭”或路易十四宫廷生活为故事情节,让所有宾主都成为情节中的一个角色,全套行头、道具和场景都力求仿古,让宾客们在祭典中尽享东方艺术之美妙。
从挥金如土到平民医院病终
     他还常常举办奢华的音乐会、芭蕾舞会,终因开支庞大,入不敷出,他先后于1924、1929、1935年宣告破产。不顺遂的事接踵而来,1928年妻子同他仳离;他的设计日益失宠于巴黎女子,晚年穷困潦倒。1935年, Poiret 患了震颤麻痹症,缠绵病榻九年以后,1944年,一代巨匠 Poiret 在巴黎慈善医院去世。
     这位曾在二十世纪初时装界造成旋风般影响的人,他把妇女从紧身胸衣里解放出来的理想附诸实现,这是他对服装革命的根本思想。 Poiret 的设计再不需要让腰际承受钢丝架的重量。也使紧裹腰身的着法变得不再必要。 Poiret 把服装变得宽松、简洁,把衣服的支撑点挪到肩头,近乎古希腊一种宽大的“希顿”装那样,修长的线条与优美的裥褶,给人爽心悦目之感。在新旧时代交替的年代里,是 Poiret 独具慧眼,一改曲线统治了几百年的欧洲服装,使直线重新获得统治地位,从而开启了二十世纪现代造型线的雏型。 Poiret 曾说:“我致力于减法,而不是加法。”难怪西方服装史学家称他为简化造型的“二十世纪第一人”。

    来自东方服饰的启迪,这在 Poiret 的设计中显而易见的。同当时的风尚一样, Poiret 十分酷爱东方艺术,所以,俄国芭蕾舞则是他创作思想飞跃的契机,他的许许多多服装,无论是宽松的款式还是面料的选择,无不带有鲜明东方服饰的痕迹。 Poiret 曾提到一次在英国旅游,“博物馆正好陈列着印度文化作品,其中有印度男人的头巾,包括镶宝石的高贵品,也有插上羽毛的,甚至较简朴的样式。灵感告诉我这些有系统陈列的头巾值得研究,我一面深入观察,一面打电报叫公司的主任前来,加以模仿,她花了八天的时间完成工作,一个月后,巴黎就开始流行头巾了。”1913年, Poiret 创作了大量“穆斯林风”的服装,这种设计主要特点,是吸收中东和日本和服的外型,改变传统的西式装袖,而是东方式衣片的延伸。这种款式使人体曲线不再在服装上强调出来,这同西方历来追求的官能刺激大异其趣,在西洋服装史上,确是一次了不起的创举。
    对服装色彩, Poiret 喜用鲜明、强烈的色彩,他常用大红、大绿、紫色、青莲、橙色等,这无疑也是东方色彩特点的启迪。 Poiret 十分擅长运用面料来体现其造形,他喜欢“柔软而有像阳光或树木在水中倒影般灿烂”的面料,这就是他之所以热衷于绉绸、薄纱来设计他的服装。他摈弃过分造作的装饰,充分展示服装造型与面料的和谐统一。 Poiret 的设计奠定了欧洲现代服装的基调。
     当年轻的 Poiret 第一次敲开杜塞的大门时,他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正如他说的:“我坚信,服装界确实需要一位巨匠来领导,才能突破保守的格调。”他果然成为这个历史时期的巨匠。当时,对旧世界的眷恋与对新世界的惊喜,交织在世纪初的西方人心里,对流行于维多利亚时代的紧身与繁琐服饰的抛弃,已经势在必行, Poiret 敏感地看到了这一点。他的幻想与探索,正代表了两个世纪审美趣味的消长、交替和矛盾斗争。而他毕生的努力,亦实现在世纪之交服装改革的历史使命。但是,正如他本人和所处的环境一样,他的设计思想不可能摆脱新艺术运动思潮的影响,该时期的服饰风格和新艺术运动一样,是在矛盾中的过渡产物。在真正代表二十世纪现代款式出现之前,这个时期的革新,不能不求助于异国的风情或历史的陈迹。恰恰如此, Poiret 的设计正代表了这一时期的独特风貌,他开创了一个五彩缤纷的服装新世纪, Paul Poiret 是时装界的幻想主义者,但他的幻想持续影响迄今,甚至明天。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金秀贤冒雨捞金人气旺 门票炒到近.. 下一篇对现代芭蕾最具影响力的人物New Y..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