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美哉!藏南桃花源
来源:  作者:文/摄影:尼娃卓玛(藏族) 【 】  2012-04-03

[导读]前言:春回大地,花为信使。人人皆道江南的花海迷人,殊不知西藏高原之上也有着曼妙的春光。2012年西藏林芝第十届桃花节也在这人间四月天拉开帷幕。
      与西藏其他地区迥然不同,西藏的林芝素以花海著名,这里既有着在高寒地带生长的雪莲花,也有亚热带盛产的香蕉和棕榈,物产资源丰富,自然风貌保存完好。森林、云海、蓝天、冰川、碧湖与雪山交相辉映,景色美丽绝伦。其中,每年四月,林芝桃花盛开,在雪山冰川的映衬之下怒放着野性的壮美,不愧为“西藏江南”。林芝盛开的桃花与高耸入云的雪峰连为一片,让人产生致远、博大、壮美的感觉。一路上金黄的油菜花、粉红的桃花,令人欣喜若狂!当浓郁的芬芳渐渐渗入灵魂深处,那种繁花缤纷的潇洒如此扣人心弦,那些鲜活的生命美得如此惊心动魄,让人措手不及,却又不得不为之倾倒。为花而狂,今生无悔!踏着春天的旋律,赶赴这场华丽的盛美。


   

    春天来了,喜马拉雅雪山下的桃花遍地盛开。沿着318国道从川藏北线走进西藏林芝,处处春意盎然,步步暗香袭人,时时美意盈怀。那种由于垂直气温变化造成的奇异自然景观,总是让人怦然心动!这里的春天时而大雪纷飞,寒风刺骨;忽又艳阳高照,满目青翠。雪山之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好一派西藏江南独有的景象,甚至比苏杭水乡一带的桃花显得更有韵味。
    春天的西藏,当大部分地区还是白雪皑皑--各地的景致与西藏纯净的天空一样,空旷、干净得一览无遗,而有那么一处地方,粉红的桃花已经开遍山野,与我国最美的雪山南迦巴瓦峰相映成趣、烂漫无比。当你身处在雅鲁藏布大峡谷中、在尼洋河畔,一定会让你恍惚这是一处仙境,这里就是西藏的桃花源--林芝。……


    “我缓慢地往前游动,向着这个狂野、美丽而又隐秘的世界,在寂静中潜游,然后用我的呼吸声打破这片寂静,在我上面,只有微亮的光,而那正是我来的地方,也正是我结束了这段旅程之后要回去的地方。” ——《通往特雷比西亚的桥》
    我之所以要用凯瑟琳·佩特森的《通往特雷比西亚的桥》作为开篇,是因为我一直认为,接下来要向大家介绍的西藏林芝,是一处今后你值得抵达的奇异仙境。
    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桃花源。在遥远的雪域高原,有一片温婉如江南的净土,尼洋河与雅鲁藏布江隔着一道山静静流淌,最终相聚在米林县,它们孕育出西藏林芝江南般的美景,而那里桃花盛开的峡谷和淳朴的工布人则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桃花源。

  春天的拉萨告别了冬日里的艳阳高照,城市蜷缩在每年如期到来的风沙中,对于高原上生活的人们来说,这个干燥且缺少雨水的季节是最难过的,而此时的藏南林芝却是另一番景致。米拉山像一个魔术师守在拉萨东面的山谷中,只要跨过米拉山,进入尼洋河谷,一切就都开始变化。
春天的尼洋河谷地,阔叶林还未苏醒,常青树在稍高些的山坡上,但峡谷中无数桃花肆意地怒放。同行的西藏当地人告诉我,林芝的桃花是一种野生毛桃,其果实很少被人食用,但它的花却是很特别,多为粉红或深粉色,不如碧桃或绛桃的花形大,但密度却非常高,密密匝匝,呼啦啦有成千上万的感觉。

  随着尼洋河海拔不断下降,过了工布江达县后不久,河两岸的桃花再不是星星点点,突然集中起来。就仿佛武陵渔夫发现的那样:“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而且越往海拔稍低些的地方行进,花就越多,最后这些只在春天可见的色块居然连成了与尼洋河争艳的花海。过了巴河镇,桃花已经把我们包围,四周的山顶还布满冬日降下的白雪,桃花却在这雪峰下如醉霞绯云般争相斗艳。粉嫩的桃花,在气势磅礴的雪山怀抱中显得娇嫩柔媚。纯净的蓝天、洁白的雪顶、碧绿的河水与妖娆的桃花装点出一个只有在诗人笔下方可见到的桃花源。林芝藏语意为“太阳的宝座”,是太阳每天升起的地方。这里耸立着藏东南最高的雪山———迦巴瓦峰(海拔7782米)。神奇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就在派乡境内,从南迦巴瓦峰到雅鲁藏布江水面,垂直落差为7000米,是世界上切割最深、落差最大的峡谷。

    林芝的原始森林景观保存完好,有挺拔的高原古柏、喜马拉雅冷杉、植物活化石“树蕨”以及百余种高山杜鹃,素有“天然的自然博物馆”美称。尤其是波密古乡一带的雪山田园风光,让人流连忘返,如痴如醉!

    玉普乡的米堆冰川,为中国最美的冰川之一,天然浑成的冰川从绝壁上垂直倾泻到湖中;落差近1000米,断裂的大冰舌泛着幽幽的蓝光,整座雪山就像大佛的宝座威严耸立。厚厚的雪墙,中间是晶莹闪烁的冰盆绝壁,两条巨大的冰瀑涌着波浪从天而降,一路延伸到原始森林之中。
    距离林芝首府八一镇不远处的嘎拉村被当地人称作桃花沟。住在这个小山谷中的工布人依然还保留着他们的生活习俗。他们穿戴着与藏族服饰截然不同的深棕色工布服饰,头戴小毡帽,男子腰间还挎着闻名天下的工布刀。这里的姑娘仿佛被桃花滋养沁润,个个都是高挑美丽。嘎拉村的桃花更为壮观,置身在山谷中你仿佛被漫山遍野的花朵包裹,让人寻不到出路,也不想离开,只怕一离开,就会像千年前的武陵人那样,找不到回来的路,失去了传说中最美的桃花源。

    每年四五月,你沿着西藏境内的川藏南线,进入了地势复杂多变的横断山脉。“横断山,路难行”,那确是千真万确。在崎岖的土路上,几乎永远都只有三件事:上坡、下坡和急转弯。印象最深的是从邦达到八宿的途中,几个小时之内,竟然能从海拔5000米的雪山直落到海拔仅2200米的怒江峡谷。这种连续下山的感觉,好像掉入无底洞一般。不过,若是在白天行车,沿线那种由于气温垂直变化所造成的自然景观差异,在别处也是极难一见的。刚才还是大雪飞舞,狂风呼啸,转眼间又艳阳高照,杨柳依依,千树万树花盛开。离开了然乌,沿川藏线溯帕隆藏布江而上,森林越走越密,峡谷越走越深,水流也越来越湍急。到了波密县后,就已跨入了西藏最大的林区。有相当长的公路是在原生林带茂密的大树林里穿过。这里纬度偏低,海拔不足4000米,所以虽然抬头便可以看见一座座终年雪山,可眼前却是一片葱绿,耳畔鸟语花香,分明已是阳春三月江南日了。这时的波密,常常是细雨蒙蒙,山间的云雾时有时无。虽是乍暖还寒,麦子却早已青翠满山了。空气中泥土的清香,使所有初到之人都禁不住要大吸一阵如此纯净清新的空气。对于喜欢春天的人来说,一定喜欢春的新绿和装点新绿的淡粉和嫩白了。

    从波密向林芝,再从林芝沿雅鲁藏布江转去米林县一带,这三县都属林芝地区。蓝天之下,碧水之畔,最最动人的就属桃花了。过去,在我的眼里,许多花是俗不可耐的,桃花则首当其冲。在杭州,西湖的白堤、苏堤等处,号称“一株桃花一株柳”,每到春天那些无型无款碧桃花爬满了枝干,春简直是被过分装扮,可就是缺乏雅的感觉。然而,西藏的桃花就完全是两码事了,首先这些桃树不是人工培育优化后供观赏用的小树种,它们几乎都是大树,一个人抱的树是最常见的,二三人合抱的也屡见不鲜。桃树岂止是大而且还多,在田间、屋后、路边,随处能见到三三两两端立着,而在山坡上却常常是漫山遍野,呼啦啦总有成千上万的感觉,恍如世外之源。
    对于惧怕高原反应又艳羡西藏美景的人来说,林芝简直是一个专门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旅游佳地。山清水秀的林芝藏语意为 “太阳宝座”,位于西藏东部、藏东南雅鲁藏布江下游,平均海拔3000米左右,海拔最低的地方仅仅152米。这里氧气充足,是住惯了低海拔人们呆起来很舒服的地方。而且林芝冬季平均温度在摄氏零度以上,夏季平均温度为摄氏20度,冬暖夏凉,气候宜人。

   林芝地区土地肥沃、资源丰富,到处是绿色的世界,西藏森林的80%都集中在这里。整个林芝地区由南向北,几乎集中了从海南岛到北极地区的各种植被,现已发现和证实的就有3500多种。非常遗憾的是,藏南这样好的土地有一半被印度占领,至今不肯归还。

    林芝最美的地方在于莽莽林海和艳丽花海,而在群芳之中,桃花最负盛名。每年三月中旬至四月初,漫山遍野的桃花开始铺满山坡,绵延至河谷。在林芝县城东南方向约5公里处有一个三面环山、高处有水源的桃花沟。这里四周林木葱茏,终年碧绿苍翠,间有流水,清澈见底。每年的四五月,巨大的野桃林给林芝带来了一片壮丽的春天。

    林芝县的嘎拉桃花村也是赏桃花的绝佳地点,在台阶式绿色麦田的衬托下,一排排盛开的桃花有如点缀在绿色地毯之上的花纹。嘎拉桃花村位于尼洋河畔,离八一镇不到10公里。这里的桃树多为野桃。野桃树干粗大而遒劲,花朵小巧而繁多,密密匝匝,层层叠叠,宛若朝霞。

    如果你在春天到林芝游玩,你可以看到林芝盛开的桃花与高耸入云的雪峰连为一片,仿佛同时体验寒冬与暖春,这种西藏与江南的景色交错的感觉令人如临仙境。

   大家来西藏可以从拉萨出发前往海拔2500米的西藏林芝,路途约600公里,途中翻越5230 米的米拉雪山,全程约需10小时。你也可直接从内地的成都乘飞机前往林芝,这样可以节约很多路途上的周折。林芝的时间仿佛停留在中世纪。这里住着门巴族和珞巴族。身着氆氇的男子和腰系邦典的女人,脸皱成了菊花的老人和憨笑的孩子以及阳光下撒欢的野狗。风马旗和寺院的转经筒。晴空湛蓝,白云悠悠。

    几十年前的珞巴人还没有文字,长期靠木刻、结绳记事。守着一个一个自己的传说,过着刀耕火种的“活化石”生活。原来的藏族也没有年历,桃花初开的那日作为新年伊始。连季节都慢了一拍。

    残雪守拥着冰峰负隅抵抗,但春风先绿过中原大地再顽强地跃上高原的柳枝。绿柳才黄半未匀,藏南的桃花紧跟着初绽了。而江南的四月芳菲已尽。


    西藏的桃花这一开,绝不是江南园林里一两株绽放,便引来才子佳人围着大呼小咋:桃之夭夭,烁烁其华!西藏的桃花而是高大的野桃,随地而生。江堤、溪畔、村边,漫山遍野,铺天盖地。总由鹅黄新柳簇拥着桃红,辉映成趣。浅红黄绿,如云如霞,处处飞花,蝶舞莺啼,目不暇接。

    我没见过桃花可以开得如此狂野任性,轰轰烈烈。似乎要痛痛快快抖落久裹在身上的严寒,才不惜淋漓尽致地盛放所有的风流于美好。

    置身从中,野桃盈盈含笑。柳眼桃腮,轻舒漫卷。亦幻亦痴间便觉得汪汪洋洋徜徉在浩渺的花海中。一片桃林,一个幻境……

    更有垂柳依依袅袅复青青,勾起春风无限情。

    所以,高原的春色大都平分在桃红和柳绿中了。

    汛期还没到的雅鲁藏布江,隐去了狂放不羁的性格,温婉如情人。清清浅浅的旖旎动人,缠缠绵绵的绕过沙洲。使得洲上的新杨柳,遥遥欲唤人。而夹岸桃花红得欲燃。

    江对面是庞大的冈底斯山脉。雪峰巍峨,云岫相连。桃柳夹杂从江边开始漫延,如同放肆泼洒彩墨。一层一层铺染上去,红波绿浪,翻涌至半山腰。与澄净的蓝天下,雪线以上皑皑的冰峰在阳光下折射出幽幽的蓝光相互辉映。色彩如水彩画的透明,虚幻不实。

    大美若静,静得出奇。仿佛天地凝结,虫鸟噤声,只剩下自己的心跳。

    古道、斜阳、雪峰,白塔、芳草、飞花,这到底是梦里江南,还是塞外的幻象?恍恍惚惚,梦里不知身是客。桃花是春天和美丽的代名词。桃花的妖冶美艳在群芳之中是独树一帜的,早在《诗经》中就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描述。在我的意念里,春天是因为桃花的妖娆多姿才美丽。如果春天是笔,那么桃花就是墨,如要成文,笔墨是不可分割的孪生姐妹。如果春天是针,那么桃花就是线,如要绣出最美的风景,那么针线是不离不弃的情侣。内地桃花的花期很短,但在西藏桃花的花期足足有一个月之久。林芝的桃花是野桃花,大多数都有上百年的历史,开花就是一大片,很有气势。


    内地的江南是小家碧玉的美,又怎能拥有高原如此非凡的仪态?心里直呼着那个人的名字:陶渊明,你为何不生在此时和此地?

    我的藏南“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

    而此一刻,谁与我同?每至春天,这里处处春意盎然,步步暗香袭人,时时美意盈怀。那种由于垂直气温变化造成的奇异自然景观,总是如此清晰,而又让人怦然心动。林芝的春天时而大雪纷飞,寒冷刺骨;忽又转眼间艳阳高照,满目青翠。雪山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好一派西藏江南独有的景象,甚至比苏杭水乡一带的桃花显得更有韵味。来到这里,一路上金黄的油菜花、粉嫩的桃花,令人欣喜若狂。当浓郁的芬芳渐渐渗入灵魂深处,那种繁花缤纷的潇洒如此扣人心弦,那些鲜活的生命美得如此惊心动魄,让人措手不及,却又不得不为之倾倒。为花而狂,今生无悔。让我们踏着春天的旋律,赶赴这场华丽的盛宴,捕捉下心底的桃花源。

    春天时节的林芝,清澈而明净,微凉的早春光景,带着万物返青之色,在荒芜与青葱间游走。一切在明媚的阳光下都显得柔和而绵软。当车行于尼洋河岸,蜿蜒澄净的河水发出碧绿之色,而依偎在河两岸绽放的野桃花,没有规律又无边无际地蔓延,每一树都如一束明媚春光,在这片清冷得有些孤寂的雪山脚下,温暖又热烈。


    林芝的桃花,全是多年野生的山桃,每一株都带着茕茕孑立的不羁与孤傲,在山坡间漫无目地又不失统一地怒放,如雪似霜,云蒸霞蔚。走近了,原本的那些绯粉之色马上变得动人起来。虽然野山桃的花瓣不及桃花的饱满与润泽,但逆过春光,更显出通透的轻盈质感,不娇媚也不差怯,不做作也不张扬。

     行走在尼洋河与雅鲁藏布江交汇处,河水旖旎,荡漾起层层色彩。映着远处山巅的积雪,玛尼石堆迎着微风无言无语。又是一片粉白的桃花源依江而开,我凝望着它们茁壮的树干,幻想着有朝一日,我若化作其间一株山桃。面对一去不返的春江水的绝情,空悲着年复一年的春去春回,我可否在平凡日子里践行着厚积薄发的理想?我可否在缺失了明媚的春光里仍如此这般孤独恣意的生长?最重要的是,我能否在空无一人的山谷角落,用尽一年的力量燃放得如此热烈,哪怕孤芳自赏?

     这辈子,我终究不是那棵林芝山谷间的山桃,那些世外桃源的美好景象也只是幻想与得不到的梦境。我却记得每一年春天走进藏南,我梦中的人间桃源的确入了我的心间,重叠了我梦想中虚拟的画面。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十大历史名楼概述 下一篇[内蒙古]苍云涌追三万里 成吉思汗..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