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内蒙古近万亩防沙柠条林低价转让后被毁
来源:中国商报  作者:何杰 【 】  2012-08-29

 【导读】这是自我毁灭的问题,还是自私自利贪欲的问题!当人类在毁灭自然的时刻,人类的命运也将被强大的自然切割、洗礼!


   三北防护林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绿色万里长城,但现在在内蒙古赤峰敖汉旗地段,这条万里长城却面临着危机。敖汉旗牛古吐乡所辖村镇近几年陆续出租、出卖了几万亩用于防沙固沙林的柠条地,特别是最近,一份合同就将近一万亩柠条地出租给了山西商人,租期为70年。

  10多年前,每到春季,北京总是会出现几场沙尘暴,特别是2000年的春天,华北地区连续12次发生了较大的浮尘、扬沙和沙尘暴天气,北京首当其冲。当时北京城黄沙蔽日,人们出行要带风镜、纱巾、口罩,沙尘暴过后,北京城的建筑和街道上铺满了一层黄沙。但渐渐地人们发现,北京城的天气一年比一年有所好转,近几年沙尘暴近乎绝迹。这一切要归功于“三北防护林”及“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

  三北包括东北、华北、西北,三北防护林东起黑龙江省的宾县,西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孜别里山口,东西长4480公里,南北宽560至1460公里。三北防护林工程为我国北方竖起了一道坚实的绿色屏障,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绿色万里长城,2003年,三北工程被吉尼斯总部确认为“全球最大的植树造林工程”。

  但现在在内蒙古赤峰敖汉旗地段,这条万里长城却面临着危机。敖汉旗牛古吐乡所辖村镇近几年陆续出租、出卖了几万亩用于防沙固沙林的柠条地,特别是最近,一份合同就将近一万亩柠条地出租给了山西商人,租期为70年。

  记者在现场看到,原本的柠条林地上,机械正在施工,看样子是在将坡地找平,村民指着裸露的土地上堆着的一垛垛柠条说:这些柠条已经成活了27年,一代人的心血呀,就这样毁了,这是在造孽。

  柠条地的转让价格不及一根冰棍

  敖汉旗牛古吐乡位于赤峰市东部,旗下所属的大五家村于2011年4月与山西王姓商人签订合同,将村里的9000多亩柠条地转给其承包,每亩200元,时间70年,每年转让价格2.84元/亩。村民说这是村里最后一块柠条地,村里共有三万多亩柠条地,几年来都已经转给他人承包。

  当地人称的柠条地,是一种灌木林。柠条根系极为发达,主根入土深,耐旱、耐寒、耐高温,是干旱草原、荒漠草原地带的旱生灌丛,是三北地区水土保持和固沙造林的重要树种之一,属于优良固沙和绿化荒山植物,是很好的饲料。

  大五家村的柠条林基本消失了,现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开着白花的荞麦及绿色的玉米地,村民介绍说,今年的雨水多,庄稼长得还不错,往年根本不长,因为这里是沙土地存不住水。

  记者当时所处的位置为纬度42°24′39.4″,经度120°07′50.5″,这是新转让的9000亩柠条地的中间点。这片柠条林是三北防护林工程与“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投资建设的公益林,原来立有水泥牌子,上面刻着“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及负责人等内容,现在牌子已经不见了,但在另一块林地同样的牌子还在。现场的村民介绍,这些柠条林是政府提供种子,村民用牛犁头犁出沟种出来的。这片林地政府每年补助人民币10元/亩。

  现场有机械在施工,记者看到在这片土地上,植被已经被破坏,大面积的黄沙暴露着,间或有低矮枯黄的茅草。这片林地被毁之初曾有几位村民报警,当地森林公安及乡里领导曾出现场,当时经GPS定位勘察,认定毁林90多亩,但一直没有处理。几个月过后,村民估算眼前被毁面积将近3000余亩。

  经了解,王姓商人将这片柠条林铲除之后,打算在这里栽种苹果树。当地老农说,这里种苹果树很难,苹果树离不开水,但这里没有水;二是苹果树不能防沙固沙,一到春天这里的风会将苹果树的根都给刮出来,根本不能成活。有村民怀疑在这里栽种果树的动机,村民说,如果这里能变成经济林,国家每亩要补助1400元。

  20年努力成空 村民担忧风沙重来

  “我们这里都是沙窝子,没种防风林之前,刮大风时能将沙子堆到墙一般高,牛能踩着沙子到房顶上吃草。”防风林被毁,村民担心风沙重来,因柠条林后边有山,村民还担心没有了柠条林的防护,下大雨时洪水直接威胁村庄。

  对于破坏柠条林的行为,村民深恶痛绝。柠条林是村民心血和汗水的结晶,经过20多年来的成长,柠条林已经将沙牢牢地固定在自己脚下,使村民再没有风沙侵扰之忧,因此,许多村民坚决反对将柠条林包给外人。去年5月,村里贴出了拍卖9000亩柠条林的公告,一些不同意拍卖的村民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但没有起作用。后来村民发现出让土地的合同早在4月2日便已经签订了,受了欺骗的村民从那时起开始逐级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但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9000亩柠条地分集体所有和个人所有,许多村民手中有政府颁发的林权证,证明其有20亩林地。有村民提出上级的林改政策是还山于民、还权于民、还利于民,要求村里按包给外人的价格由本村村民承包柠条林,但这个提议被否决了。村里硬性规定,有林权证的每户给4000元的补助款,但这笔款有些村民到现在也没有领。

  围绕9000亩林地的归属及在柠条地上的施工,村里的矛盾尖锐起来。承包人在柠条地上连续打了6眼机井,井深60米以上,因当地生态脆弱,村民担心这样做会破坏当地的地下水生态系统,而且灌期也将影响当地村民的生活用水,因此持反对态度。一位姓尹的老汉不满承包人在紧邻自己的地头打井,双方发生了激烈冲突,被公安局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刑拘。尹老汉今年72岁,双耳失聪,属二级残疾人。今年4月尹老汉因冠心病住院,4月30日出院,5月7日被刑事拘留。当家人前去看望时,尹老汉激愤之下冠心病复发,被紧急送往医院,5月11日被释放。其家人质疑公安局的做法,正向有关部门申诉,并表示绝不向村里妥协。记者看到了一份村民签字的名单,80多户的红手印显示着这些村民保护柠条地的决心。

  谨防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在牛古吐乡,记者见到了负责林业的乡领导,村民报警后该领导与森林公安一起去了现场。该领导说:“当时被破坏的林地有90多亩,至于公安为什么到现在没有处理,乡里就不清楚了,因为这事不归乡里管。大五家村林地一事乡里不知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应记者请求,该领导联系了大五家村村主任,但村主任拒绝与记者见面。

  在敖汉林业局,一位姓王的副局长接待了记者。王局长称,大五家村柠条林被毁,应该有批文手续,是局里批的,但因主管局长不在,手续拿不出来。有知情人透露,“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属国家重点工程,旗里没权批,特别是9000亩这样大的面积,审批权更不可能在旗里。

  我国是世界上第一个颁布了“防沙治沙法”的国家,该法规定“除了抚育更新性质的采伐外,不得批准对防风固沙林网、林带进行采伐。在对防风固沙林网、林带进行抚育更新性质的采伐之前,必须在其附近预先形成接替林网和林带”。“对林木更新困难地区已有的防风固沙林网、林带,不得批准采伐”。

  大五家村擅自毁掉几千亩防沙固沙的柠条林的行为,明显违反了有关法律。

  敖汉地处科尔沁沙地南缘,域内沙丘众多,生态建设的重点是防风固沙、综合治理沙地,现在林业用地达600多万亩,占全旗总土地面积的48.2%,2002年6月4日,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授予“全球500佳环境奖”,有“绿色敖汉”之称。敖汉绿化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三北防护林”及“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经过政府20多年来的不懈努力,现在在防沙治沙、保护农田、保持水土、发展生态经济等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对于这条绿色长城的保护,我们切不可大意,不要被眼前的经济利益所迷惑,因为这条长城是这代人留给后人的福祉。

【大地网责编秦铭】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金川河水污染令人“惊心” 下一篇[事件]庐江黄陂湖污染严重 河蟹河..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