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生命丛林里的纯然之爱
来源:行中国看天下  作者:大地网011、浴神 【 】  2011-08-19

  

    戛纳六十年的评委会大奖给了日本年轻的女导演河濑直美的《殡之森》,我一直觉得,是枝裕和与河濑直美是后小津时代最杰出的导演,他们很好的继承了那种收敛和平缓的电影风格,以最淳朴的影像来展现光影的本质。相比于河濑直美的处女作长片《萌之朱雀》,《殡之森》显然要掉了一个档次,但是最后拿了大奖,可以说是戛纳的一种补偿以及特别的对亚洲电影新人的一种鼓励姿态。

    关于生死的讨论,是日本电影的一个流行传统,尤其突出的是《入殓师》在奥斯卡上风光斩获,凯旋而归。《殡之森》讲述的也是类似的东方的生死观,还有掺杂其中的亲情和爱情观。

一、孩子夭折之后,给年轻的真千子以极大的打击,无法从悲伤中释怀的她与丈夫离了婚,独自来到了奈良山里的智障中心当义务服务员。在这里,她结识了一个奇怪的老人茂树,茂树三十年前失去爱妻,一直生不如死的活着,人的精神也崩溃了,在这个智障中心接受照顾。两个沉浸在往事中不能自拔的人渐渐在心理上产生了共鸣。某一天,茂树决定去为山里的妻子扫墓,作为监护人的真千子独自陪同。半路上,汽车抛锚了,而茂树却独自逃亡进了密林之中,真千子不得已随着茂树追去。在这个盛夏的奈良大森林深处,他们感受到了自然的召唤,生命的礼赞,也最终找到了茂树妻子的坟墓,茂树在妻子的墓旁埋下自己的日记,然后平静的躺下了,他们都在最终追寻到了终极的关怀,放下了心中的痛苦,获得了关怀和安宁。

    电影最大的亮点,就是镜头语言的优美。那些大片的绿色苍翠欲滴,茶园、森林、田野、天空都一片清爽干净,聒噪的蝉鸣,潺潺的流水,振翅的飞鸟,将我们带入了盛夏奈良的广袤森林之中。那些参天古树低垂的绿荫浓郁而厚重,原始的神秘感蔓延四周,突降的暴雨,漆黑的夜色都显现出一种脱离尘世的古老的气息,在这个巨大神秘优美的风景之下,是茂树和真千子两个心碎的悼亡人。自然的神秘深远和人的渺小孱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最终人能找到归宿,也在于能够真正融入自然,在自然神的怀抱里探寻到生的意义。

二、日本的传统文化认为,万物都有神灵,人死之后,埋入深山,就会和自然融为一体,化为神灵保佑生者。“殡”是古代的亡者仪式,古人以这样一个仪式来悼念死者,在安葬之前行李,以作生者和亡者的告别,以示怀念。电影中的真千子和茂树都未能从亡者的思念里解脱出来,亡者不仅没能成为生者的守护灵,反而成了一个累赘。殡之森里,正是生者依靠自然万物的感化而从过往里解脱出来,得到内心平静。

    电影以类似纪录片的方式拍摄而成,基本都是肩扛的摄像机伴随着两个演员在参天密林里摇摇晃晃的前进,森林里的虫鸣鸟鸣以及水声都自然的进入了画面之中,增添了极大的真实感。这种极度自我化的电影语言风格,虽然个性十足,却也成了电影最大的败笔。那就是失掉了电影的叙事。所以很多观众看着两个人在树林里走啊走,走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虽然一路景色优美,但是却也是无比枯燥乏味的。剧情上过于简练而情节缺乏推动力,让人感觉整体上太散乱单一,形散神不聚。也许,这部电影过于的自我,而让它失掉了被广泛理解的可能,河濑直美在完成艺术行进的过程之中,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怎样才能如同是枝裕和一样在风格与艺术和与受众的传递沟通上达成一个平衡,是一个今后要探索的问题。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经典回眸]《投名状》解构了历史.. 下一篇[人物]特立独行的吴绮丽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