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栽培自己对完美偏好的《巴黎宝贝》
来源:行中国看天下  作者:鱼为 【 】  2011-09-26

    影片将讲述的阵地搬到了法国,异国的风光为阴差阳错的故事做嫁衣,各自的人文背景则努力为情感的对抗找理由,故事从发展源头就开始叠加情绪,进而一点点探究亲情与爱情世界的殊同,两种情感脉络交融映射,一半中国血统一半法国血统各自从不同角度发力,最后摊开在观众面前的,是对成长不同的审美体验。

    女主角珍·玛奇是第一个冲出来搅乱剧情的人,她被安排用绑出蝴蝶结的丝袜为剧情做第一次制动,丝袜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要为画地为牢的生活做了断。但故事无法从一开始就恢复闭合状态,于是作为关闭剧情的道具失灵,打开这个死结的并非是身体的重量,试管里的精子更像是一个奇迹,她给了珍·玛奇继续活下去的信念,也给了执着的完美一个出人意料的差错。珍·玛奇真的以为就此可以打开心灵枷锁,于是,她安静的等待了5年的时间,来检验自己拿到的钥匙是否正确。

    邓超与珍·玛奇的状态恰好相反,一个幼稚却充满沧桑,一个成熟却单纯执拗,他们是一对矛盾体,如果说珍·玛奇是急于闭合生活的人,那么邓超整部戏都在寻找一个出口——对克莱蒙斯的爱,对自我的反思,对家庭甚至亲情迫不得已的尝试。从戛然而止的婚礼到一场场的缠身官司,从与女儿混乱的相处到最后费尽周折的回归原点,邓超是一个舍得和自己为敌的人,他总能让自己处于最麻烦的境况,这种混不吝一方面为他的表演跑马圈地,一方面也为剧情的张力与深度找平衡。

    小女儿则是整个影片的平衡所在,珍·玛奇从她身上固执的栽培自己对完美的偏好,邓超则把她当作去到目的地的车票,她是影片中年龄最小的人物,却承担着负责所有人成长的任务,也承担着观众和影片交流的欲望,所以,关于小女儿的戏份不要跨度,也不要精度,只用密度,频繁的制造情感的节点,一再多的和影片中的两人产生感情上的互动,推动情节向着最后的目的前行。

    然而,所有人物关系,都不是为故事而聚,在律师事务所里,在混乱的酒吧里,在饭桌前在视频电话里,对话的所有人都是为情而聚,为情而散。好在有情咱们就有戏,商业气质下的作品,从来不回避有明显缺陷或者漏洞的剧情结构,这个是商业片一个最基本的属性:不讲究全部剧情的缜密,讲的是大脉络走向的合情合理,牺牲小的细节,而换取大的情节的发展。所以影片很多时候都在寻找同路人,角色需要认同感,人物身份感的一再强调,每个人变成镜子,抛开风景和氛围向观众招手,把观众指向故事的肌理。

    《巴黎宝贝》保留了法式幽默,也掺杂了中国式情感的表达方式,双方既有冲突也可以相安无事,故事的肌理最后回归感情线,临近影片的结束,中法背景中的情感与矛盾开始呈现成熟及不同风格的具体表示,情感的内向与外向改变着故事的方向,无论是法国年轻女歌手,还是《放牛班的春天》中的少年,婉媚幽约与热情奔放,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出现逆转,但故事发生地,文化背景,都不能成为故事的桎梏。语言既外壳,影片咀嚼情感的得失悲欢,不抽象的描写,也不打算升华。

    然而还是心存温暖的,让花絮补足了圆满。

 

【大地网责编曹娜娜】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农民工》走遍全国广获赞誉 下一篇《桃姐》在诉说岁月明暗交替中的..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