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特别报道王子洲:清风明月拈当时 采薇圣境雄鸡声
来源:大地网—行中国看天下  作者:李坤禧 【 】  2012-05-25
[导读]
人物简介:
    王子洲 职业:画家生肖:虎位置:中国,北京个性介绍: 王子洲,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香港)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副主席、安徽艺术职业学院客座教授、延安青年文学艺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北京东方山河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早年师从王家和先生,毕业于北京画院(导师:彭培泉、石齐)。自1990年起先后在安徽、北京、南京、日本福冈、法国巴黎、比利时布鲁塞尔等地十七次举办书画展览及艺术交流活动。国内外二百多家新闻媒介对其艺术成就予以专题报道。其作品广为海内外艺术馆、博物馆收藏。出版有:《子洲画鸡选集》、《子洲画鸡新作》、《王子洲画集》等。2005年(农历鸡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选其20幅画鸡作品作为舞台背景。王子洲先生不仅艺术成就卓著,而且高度关注社会公益事业。2002年捐资成立全国第一个以画家名字命名的希望工程助学基金——“安徽希望工程子洲助学基金”。该基金现已在全国范围内资助206名特困小学生、100名特困大学生、在安徽省援建3所“子洲希望小学”。2003年荣获“希望工程贡献奖”、2004年与任长霞等42位全国各界英模荣获“中国世纪风采人物”称号、2005年团中央授予“全国青年文化名人”称号、荣获2007年度“中国当代优秀艺术家”称号、2007年5月4日作为全国唯一书画家代表与麦贤得、张海迪、杨利伟等226名建国以来全国英模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光荣出席“中国青年群英会”。2009年5月8日荣获安徽爱心慈善行为楷模荣誉称号、同年10月荣获“中国希望工程20年杰出公益人物”荣誉称号、被评为“新中国国礼艺术大师”。享有“画鸡国手”、“爱心画家”等美誉。






文/李坤禧
    
1、闲笔听琴。清风明月拈当时
    酣然的笔墨,独领风骚博大精深的情怀!
    这是笔者凝住呼吸品鉴王子洲先生画作的第一感觉。认识先生,有些日子了,他在黄山脚下一座村庄教书育人,也把清风明月的一帧涂抹在朝花夕拾的笔端。先生是个洒脱、儒雅有思想的哲人艺术家,也是我时常牵挂一位兄长。
    今年年初,我在大城的庄上打电话给先生,想去拜见他。因我在大城的西边,先生在大城东边太阳升起的地方,先生知道我去的路程挺远,就具体询问了几句,把最佳行程路线用短信发过来。那日上午,我坐在从近始发站的公交车上,想象着先生会是位怎样的艺术家呢?那时窗外向后退去的事物定格在梅兰芳大剧院铿锵而现代的影壁上,笔直的不仅是那条熟悉的平安大道,还有这条道路上如歌伫朴伫邃的名、物:欧阳予倩、赵登禹、段祺瑞行政遗存,浪漫而心跳加速的后海……
    车大概行驶了两个半小时余,靠在车窗上闭目的我,收到子洲先生的短信:是否到,我在小区的路口等你。那时,下午半晌时分的阳光冷锐,冬天最后吞吐的一隅大风还很凛冽。我问了一下开车的师傅,何时到?“大约还有二十多分钟吧。”我立刻回复:请先生告知具体那栋那室即可!一会便到!
    轻敲子洲先生的雅室,先生就如芝兰在眼前。虽然之前跟先生通过多次电话,也多次拜读了先生诸多绘画佳作、名篇,但跟先生相约的时刻,倒还真有一份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先生的雅室不算太大,但几案古朴明净,几件老瓷,一尊佛像点缀在壁橱之间却透着书香皑皑的古韵。把盏茗茶之味间。不知不觉跟先生聊起了有关人生、艺术,与世相之远或近的话题。先生不愧是行洲万里之人,开合、收放自如的思想之境之声令我这个在京多年的卒子甚感他乡遇故人。那时,我们之间于问于答的平平仄仄,想必有一种岁月的花香在词语与句子的张力上半掩绽放。那时,窗外的阳光照在先生的几张闻鸡起舞跃动的宣纸上,我不得不说,我是被先生的大艺迷惑而来的。先生坦荡,我求得的先生墨宝就在这章法炫目的宣纸之池中间。我仔细端视着《奋进》 图,那一只昂扬闻天的雄鸡如一支骑兵的凯歌在鼓乐,那皴着心跳的遒石在雄鸡的羽翼旁如和着节奏明快的磐云;一丛野菊摇曳在整张宣纸的黄金分割线上,上是旗幡招展的晴空,右下是三两滴宿墨叩开的蕾之利器的芒!——俺不禁脱口而出:好墨宝!真是佳作!
    临近傍晚时分,先生看俺回程还要一些辗转的时间,提出就在楼下吃个晚饭吧!我虽有推辞但还是跟着先生下楼了。在一家兰州特色的清真餐馆,来两大把羊肉串,几碟小菜,再跟先生举杯喝一口也能喝出墨香的好酒。我是个行武出身的粗人,不喜巧言令色,但我喜欢这豪放中高远有酒意成怀的留点醉即白。当问先生何时去松竹掩映的黄山一角,先生答,近日启程。我再问:何时返京?先生停了片刻,答:还需在那教学两载!我知先生在那里取得了人生不可多得以美育教化学子成长的真经,但先生,在那里不仅不拿一分工资报酬,还把自己辛劳创造的部分财富不计得失地奉献给那片人格、胸怀已升华的天地一隅。我这个在文化上潜行的卒子何须多言,站起,高高地举起祝福的酒杯,一饮而尽.......已浓的夜色在有弦月探起的穹空,先生知我喝了不少,送我在不远的车站上车,等车出发了,我隔着窗看见了先生转身的厚重背影。我在车上靠着窗迷糊着睡着了,车上的工作人员推了我一把,说:“终点站到了!”我立刻下车,看着霓虹闪烁的路口已知陌生,便招手打的回到临水有岸的庄上,那时,先生的短信早发了来,等我开门放下挎包之际,就立刻给先生回了短信:已回家,谢谢先生的记挂!
    一晃就是入春与入春后的滴滴答答,庄上的花在寂静中绵密得悠悠扬扬,一晃就是庄要拆了,庄在四面围剿的高音喇叭里挣扎、喧嚣,和人间何等低矮欲望的切割和被强拆的一天天逼仄,对于庄而言,我只是一个背着行军背囊的寄居者,一名不算匆匆而又匆匆了五指伸出有余的见历者、看客,或以文字、墨色为食为耕的农夫。
    一晃庄在黑色的标语中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坚守,我也可以做到最后的坚守,也可以在一张废墟的草纸上看见几只飞鸟,几棵撑起了一片苍茫的古树,与我做一种心灵锻打、对视后的低音呼吸。一晃,在一个忙碌的周末,突然有一种灯里收拢的诗意给先生拨了一个电话。先生在电话的那头,依旧用一份久违的关怀与问候照着我。我不知所云地说了一些并不诗意的话后,想起了先生那庄是否在浓密的叶子香中,有深浅不一的蛙鸣在涤荡着他推窗的夜色呢?
    昨晚的一场大睡后,鸟鸣的声音还是那么干净,迂回穿过一茬废墟抬高步伐的巷口,不远的古塔还是那么叮铛着,飞檐的视线勾勒岁月塑泥不泥的气息。我已习惯围着这古塔下游动的小径跑上两圈,算是对新一天解析的启怀。小屋还是零乱的,但在一种幽暗中找到了铁石淬练像葵似开非开的力量!想起了昨晚须臾中言辞的若干潦草,我像扭开记忆的阀门,听见了溪水之诗而言先生之奔涌山川绘采薇之图的氤氲。再赏先生叮铛如佩的笔墨,这些开在岁月之岩之麓之松竹之高山流水上的墨花,令我骤然屏住呼吸肃然起敬——先生之绘画大艺,堪称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经典。

2、平平仄仄。采薇圣境雄鸡声
    王子洲先生的绘画得益于数十载来在传统文脉中的熏陶与提炼,玄于八大、青藤、白阳等古今诸多大家,于今已成笔端浓淡相宜横亘的高古、灵动、邃脱。
    先生极爱画鸡,其笔下的鸡精神饱满、张弛有度,在自然的抒情中有内心圣景的再现与涌露。古人云:心外无物,境由心造。画品即人品,在传统理念上,中国画论把人与艺紧密联系在一起,很独到、辨证。画为文之极,画格是文心的表现。文即人,不仅仅体现在书面语言上,更显露在气韵气象气节上。
    王子洲笔下的鸡在笔墨技巧上自然纯澈,用物我两忘的境地诠释着风格别致的艺术符号——即绘画语境的张力与沉潜。其内在审美表达的心音在传统的根基上叩动着时代、现代抒情涤荡的元素,并彰显出内心积极、健康、和谐的向度与轨迹。在绘画图式的共性构成中,子洲先生不仅注重情趣、格调,还把个体对人生的感悟表现在细节的“游于思,思于仁,仁于朴,朴于真”神形兼备的玄机中。
    清代郑绩《梦幻居画学简明》中讲:“毋咸之画鸡,其毛色明润,瞻视清爽,大有生意;梅行思画斗鸡,爪起颈引,回环相击,宛有角逐之势。鸡为寻常之物,若施于笔墨,则必有一种精奇脱俗之处,令人赏玩无厌,方可画鸡也。”王子洲先生在强调艺术个性的展现上,化“普遍性”为人文法度道统德为的经纬之境,将笔端穷究的意象之声在动与静、虚与实、清与韵上准确地刻入“万物皆意为我所用矣”,即诚为道,道为远,远为涉,也从人类文明发展的角度,进一步抒发了内心明心见性的之惑之遇而入之感之神。
    近十余年来,作为中国(香港)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副主席、一级美术师,王子洲先生不仅艺术成就卓著,而且高度关注社会公益事业。2002年捐资成立全国第一个以画家名字命名的希望工程助学基金——“安徽希望工程子洲助学基金”。该基金现已在全国范围内资助200多名特困小学生,100多名特困大学生,70余名孤儿,在安徽援建三所“子洲希望小学”。2005年,资助秦安县博文希望小学6名特困小学生;2003年荣获“希望工程贡献奖”;2009年元月1日,在甘肃省博物馆义卖期间,所得收入捐赠甘肃省希望工程办公室,用于资助地震灾区特困学生;2009年荣获“中国希望工程20年杰出公益人物”荣誉称号,被评为 “新中国国礼艺术大师”,享有“画鸡国手”、““爱心画家”等美誉。
    画家王子洲先生不仅画鸡成为专擅、专长、专精,而且还游刃于闲花野草、陋园泉地,或走笔一隅虬枝老梅,或超拨一地悠然野菊,或曼妙于一挂平平仄仄中颂吟的紫藤,或与清风明月之时瘦挑几竿风中的劲竹……乐其平常之物,而胸推天地精妙清芬之霓影。可以肯定,先生是以精我之诚将“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跋山涉水实践得淋漓尽致、超凡脱俗!先生走过的艺术道路充满了艰辛,也正因为此,他在自己背后留下的脚印也显得十分稳健和清晰。
    《论语•八佾》中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此话的意思是极其完善,极其美好。那么就王子洲先生的绘画语境来说不仅做到了,而且在人生慈航为大爱的道路上也进一步诠释了这话的美、善之意。
    我相信凭着他对艺术的真诚,凭着他的坚韧和对艺术的激情,会有更多的美景等待着先生去踏歌远行。在此,笔者再引用《论语•为政二》的“思无邪”来注解先生“文以载道”于当下入世与出世的人文关怀精神与价值。对于笔墨无法穷尽的未来,在此,以一首相映成趣的小诗作为对画家王子洲先生的诚挚祝福吧——半壁青山雄鸡鸣,明月照我画为魂。大道逍遥子洲处,再作青山红日升。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视野]美的距间:陈抱一在左关紫.. 下一篇郭玉祥:玉戈翔长空 祥墨叩彩虹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