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视野]美的距间:陈抱一在左关紫兰在右
来源:大地网——行中国看天下  作者:凡子 【 】  2012-09-01

 

上图:美貌倾城、才华享誉上海滩与日本艺术界的关紫兰


    翘楚,照汉语里的解释,楚为普通灌木,翘则指一种密度奇高、弹性奇好的好木材荆木。
    普通灌木中长出昂然挺立的荆木,那指的是超凡出众。
    上世纪的三十年代,陈抱一就是中国油画界的人中翘楚。
    倒也不仅仅是那个时候懂油画的人少,即使到了今天,每望一回陈抱一自由而灿烂的笔触,知道他是实实在在摸到了西洋画精髓的人,天生一个大才,由不得要衷心敬佩的。他又并不只是习绘油画,中国的水墨技法,他也是长年揣摩的,毛笔宣纸画些花朵出来,满纸的摇曳生辉。要是在宣纸上点染中国人的居家生活,那更是情景交融,微妙地好到只能心领神会,简直让人想捉了画画的人出来,与他抱一抱,或与他相视一笑。这么一个翘楚之才,不仅自己好,培养出来的弟子也好。
    众好的弟子中,又数关紫兰(1903-1986)最好。
    关紫兰好到什么程度呢?论出身,那是民国时代真正的大家闺秀;论天赐的才情,竟然一点不输男儿气概;论柔和的一颗仁慈心,总将义气放在人生第一位去考虑;论洞察的眼力,又最懂世态炎凉,不奢求人世多一分暖意。女人若要是这些都好了,这么明白了,大约都只能算有见识、心灵美。但她模样儿又偏偏生得极美,一张高贵的鹅蛋脸,眼眸如一泓清水,美得人要屏住呼吸,轻轻喘息。真的,今天要有这么一个美人儿陡然出现,只怕满城要尽失颜色。
    陈抱一比关紫兰大十岁,既是关紫兰的广东同乡,又是关紫兰的恩师。
    事实是,在更早一些的时候,陈抱一是关紫兰父亲的好友,时不时在关家进进出出,吃关家的好饭菜,喝关家的好咖啡。青年陈抱一可在关家自由出入,得关紫兰父亲的赏识,皆因其人品端正、知书达理之故。
     少女时期的关紫兰表现出的艺术天赋,先为双亲所发现,后得陈抱一的一路启发与扶持,先入上海艺术学校学习,再去日本东京文化学院留学,回国后在陈抱一的美术学院教书,成为中国二十世纪上半叶最为著名的女性油画家之一。陈关师生一生都保持着纯良的深厚情谊与往来。尤其在陈抱一中年随上海沦陷于日寇铁蹄下、举家陷入生活困境之后,是关紫兰这位女学生,一直在尽其所能给他们一家提供照顾与资助。
     照我们常人的想像,关紫兰那么美丽剔透,天资秉异,陈抱一当初有没有爱过她呢?我想,爱,应该是无疑的。一个儒雅青年,一个纯洁少女,都出生于富贵之家,接受最良好的教育,又都热爱艺术,少女可以懵懂无知,可青年不爱这个天使,则是很难的。但他们之间有十岁之差,最主要的是,倾慕关紫兰的人多不胜数,陈抱一的情感,以及他很快的出国留学日本这个事实,可能致使他还没来得及说,就永远没有说出来了──他的性情,并不是勇猛莽撞的那种。而在日本,陈抱一得日本女子饭冢鹤(也就是后来的陈范美)的钟情,那才是贴心贴肺适合他的情感:她懂他、宠他、崇拜他、爱惜他,不惜下嫁他。
    对陈抱一这种品质的男人,一个女人这样爱他,他便是要更懂她、更宠爱她、更爱惜她的。所以他们才成了彼此欣赏、患难与共的夫妻。在中日战争那样紧张的两国关系里,陈抱一用自己的行为,全力证明了对这个日本女人的爱。
     与关紫兰之间,他们一生都持有着月亮般皎洁的情谊,把对方视若珍宝。关紫兰三十五岁才结婚。她是稍微有些自由心性的那种女子,不恃才自傲,但也不轻易听从别人。她有足够的底气,在她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才去做。
    我们中的许多人,从前是不知道关紫兰的,现在知道她的人也并不很多。是因为她透澈地清醒着,不羡慕世俗,不亲近世俗,与生活始终保持了那么一点点距离,愿意不被人知道。
    尤其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来势如此汹汹,看惯繁华、过惯尊贵生活的关紫兰,不容如此的野蛮与疯狂,竟然早早地不再画画,早早地不发一言,关起门来过自己平淡至极的隐匿生活。她藏自己的人,也藏自己的作品,以及陈抱一的作品。许多的画,她将它们仔细包起来,砌死在墙壁里,不让人找到。
    今天,经历过残酷政治斗争、身心交瘁的人都会明白,那个时候如关紫兰这样的行为,不招惹是非,不用绘画参与“歌颂”某种主义,有多么的勇敢、明智与大气。在“做”与“不做”之间,她选了忠于自己的“不做”。她大约是我见过的唯一拿得起放得下的女子罢!
    她是更宽广意义上的人中翘楚啊。
 


关紫兰的油画《少女像》(90×75cm 1929年 中国美术馆收藏)为其26岁所作。彼时的关紫兰已经留学日本,西方现代野兽派(Fauvism)大胆而斑斓的色彩,被她惟妙惟肖地运用到自己的画笔下。

 

陈抱一1930年画的《关紫兰像》,没有特别地去勾勒关紫兰精致的形,而重在画出她的神韵。头发侧耳挂着的花朵,是关紫兰特别喜欢的一种装扮。只有闺秀气质的人,才压得住这样的行头。

陈抱一的中国水墨画《花卉》局部

【大地网责编岳峰云】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德•库宁大师:分色凹凸 机.. 下一篇特别报道王子洲:清风明月拈当时 ..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