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夏荷生:默契自然抒丹青大境铸至臻
来源:大地网——行中国看天下  作者:李坤禧 【 】  2013-05-27

 

文/李坤禧

     夏荷生能在当今画坛有相当的影响,全得力于他近年来创作的大批有震撼力的作品,如《守望天山》、《铸石》、《石韵》系列、《屹立》、《八一枪声》、《坡前北归留细笔 数竹雕奇生灵石》等。在他的作品中以工写意,意写兼备的水墨淋漓语境的拓展,已入形而上,上有韵,韵有筋骨的立体脉络与质感!他的花鸟、石韵作品功于严谨、洒脱,亦镌刻精微张弛精神挺拔、高远的提炼。其人物画注重情景的交融,善于把握人物的内心妙以心象的超然穿越,作品或以工勾勒背景用写来泼神韵,或以审美手法的黄金分割来注构画中美与格调,格调与气势的递进。从诸多的作品中可以明确读出夏荷生的精神面貌是鲜活,向上,明快中赋有节奏。

    洋溢着民族、自然之美和隽挺内蕴是心象外延的气概。也许是军旅岁月的一路走来,他胸中有物,于南是多年在上海、江南多地的求索、采风与对那片山水不停地咀于抒写,于北是近年来他在京城,始终以一名军旅画家的气魄,将求索、采风根植于祖国大江南北更远的通途!

    这对一名当代画坛、画家来说,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无疑夏荷生更有发言权。从而以笔者的眼光洞察画家笔墨的深度与广袤,不只是一种绘画图式的延伸,更为精神家园以笔墨为核千山万水的行吟,常言:心有多远,舞台的天地就有多大。于画家心中的舞台,这就意味着他的笔墨语言是具备着跋涉中取于心慕已在远的向度。无疑,这是笔者解析夏荷生绘画形式与内涵有别于常态的启发与感念。

  画家夏荷生,安徽合肥人,先后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艺术系和中央美术学院郭怡孮花鸟画创作高研班。作品参加过一百余次全国性画展并多次获奖,并被国内外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国内外多家报刊杂志及中央电视台曾做专题和专版介绍。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第九、十届全国青联委员、全国青联书画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华书画艺术促进会理事、解放军美术书法研究院美术创作院组联部主任,军旅画家。
 
    早年,夏荷生师从郭怡孮先生,画家于传统笔墨的根基不仅在工上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更多地说是从起点上找到了吻合自己遵循的艺术规律,从画家个人的追求上来说,是以传统的基土裹以自我的勤孜不懈;他一路走来,他的成功不是靠移植西念现代的创作手法,也不是刻意追求水墨的新异,来达到视觉在观赏时的冲击作用。他创作的意义,是与传统底蕴有着有机的契合与衔接,是并举内容而又随心赋形于内涵。他不但心手归一地汲取博大精深的传统给养,更是以笔墨语言审美内外兼修沉潜画图的丰富性、开合度,这于他的艺术指向是一种精神内美到物我两忘的统一、和谐。在一定意义、层面上讲,夏荷生的画具备的影响是持续的,多元的。他的一系列创作能给更多观者以赏心悦目,或同道中人借鉴的。

    就当下中国水墨画基本形态是笔墨结构组合而成的。水墨画的形态构成依赖于笔墨,这是形态构成特征的基本原理、属性。当笔者静心审视夏荷生的作品时却不难发现,他的美学观仍然是建立在“传统”之上,有着丰富思辨和优雅的人文情怀的笔墨语态。在花鸟、人物画中追求抒写所产生的气韵意味,技法娴熟,对比美学质间的线、面,形以静求变,以动固稳,使笔墨本身在描写内容形质的同时,更能自由地发挥画家的气质与情绪因素,从而产生了充满抒写意味的笔墨情趣。夏荷生的水墨画富于抒情的张力,追求一种东方的构成,从中可领略中国文化的典雅与精致。确切地说,夏荷生的花鸟、人物画是对现代工笔画、写意画两者之间有机的融合,并于前辈精髓的继承中以自我排列的随影附形,随境塑骨有所创新。

    艺术评论家许向群先生曾在《石韵悠远 意蕴深邃——记著名画家夏荷生》文中高度总结了夏荷生艺术面貌,笔者撷以评据、论述的重点为1、万象归一,道从心生。夏荷生的作品,在不断超越工笔画“工整、工细、工丽”之工的同时,也实现着他自身的超越。他用看似随意的勾线与疏略的着色,把主观和客观,形与势、情与礼等等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创造出独特的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并且具有艺术感染力的画作,充分传达出法度以外的意向、境界和意趣,构成了艺术作品的生命之魂。2、立意高远,气静神凝。审视和体味夏荷生的作品,从内容到形式,虽然绘画技巧高超绝妙,但审美取向是集中的,无论其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显示出中华文明的悠长内蕴和深厚根基,从中能够真切地感受到中华文明的精神肌理和独特气质,总体来说就是浑厚幽远,冲淡平和,静谧柔婉,意蕴绵邈;作品得其“静”而追现其“动”,在清冷幽散的氛围里把握到了一种跃动的生机,也呈现出一种典雅凝重的永恒感。3、形质兼备,灵韵飞扬。他是以民族文化的情结审视花木鸟虫的视角,本体性的真与自然美的质,以他特有的个性人格精神去表现,由作品证实了审美主体的再现。

    以心中之思造心中之景是画家夏荷生笔墨一贯采取对立统一的态度。笔者再次赏析夏荷生佳作,如《守望天山》,画中的人物与景采用隐喻的手法,一位老军人身披着泛旧的军大衣,手指夹着一根烟卷,他略低着头沉思……他的身后是一座座牺牲在战场上战友的墓碑,就近的墓碑可能是他一同战斗的战友,战友倒下了,活着的他常在人间回眸,眷恋。这幅图式格调灰暗,点明了是在冬季,有雪的映照,也许于过往岁月某个冬季密切相关;随物赋形可知画家是深入生活,而又提炼生活于艺术的载体,他的绘画观点表达了画家将生活层面锁定在一个特定的可指内心境界的空间,画中的气韵虽是冷调的,但画面形成的“错落”有不动声色的“支撑力”。如《屹立》,画如雕塑,将战争的艰辛、惨烈凝缩在炮火、硝烟,以及众将士不畏惧艰难的神态冷冽中,此画作运用了不仅有叙述,也用立体的气象架构着对光明之火的展望;从而达到形有言,而意、境更有声的举措激妙。再如《坡前北归留细笔 数竹雕奇生灵石》,这是画家花鸟画创作在某个时期的代表作,画面,以瘦石,劲竹,芭蕉物像为主,整幅画面错落有序,高低起伏,张弛有度,瘦石的叠加表现了石韵如峰的朴拙!竹子不浓不淡,以朱砂渲染,点缀的节节向上以步为营的生机,芭蕉以冷色调处理,辅助以岁月花开静寂的轮回。纯正,厚重,氤氲着一种山水可宏大也可铺陈一隅随物赋喜的生机勃勃。

    综上所述,夏荷生的笔墨情怀是入世的,积极的。他的作品不仅入军旅岁月刻画心韵得阳刚、雄强之境,也借笔墨山水把结庐还原在大山大河,或净山隅水宽邃峦涛中。德国大诗人席勒曾云:“真正的美与理想一致,与自然一致。”可以肯定,画家夏荷生近年的诸多笔情墨趣浑然的佳作,皆契合其视野开阔,笔法娴熟,格调高雅的“形而上,质韵有风骨”。同时,笔者在其画作的探析中更进一步临摹了画家在花鸟画、人物画在人文情怀抒写的脉络与走向!——无疑,夏荷生遵循的艺术法则是有法而法,自觉随形又再现了有法可无法!对于未来,笔者坚信,顺着夏荷生孜孜追求的轨迹,启发我们的不仅是笔墨生香、其屹于画坛的增光添彩,共震更凸显:时代需要这样有引领审美、表现绘美丰富于人们精神生活的丹青高手!

附录夏荷生精选作品如下: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虚谷:清密于润 错落生奇 下一篇大儒俞樾贯穿经学 化朴为道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