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
来源:大地网——行中国看天下  作者:责编秦铭 【 】  2014-01-23
 

   为什么说是“再谈”语言与文化的关系?我与邓炎昌先生于1989年出版了《语言与文化》一书,曾经初步探讨过语言与文化的密切关系。最近我又比较仔细地阅读了商务印书馆推出的《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其实,更准确的译名为《朗文英语与文化大辞典》(Longman Dictionaryof English Language & Culture),又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
  几年前,一位发了财的老板来找我说:“我的儿子学文科语文不及格,学理科数学不及格,我看让他来你这里学个外语算了。花多少钱都没有关系。”这位老板的话让我哭笑不得。他以为学一门外语是最容易的,什么知识都不用,就可以学会。当我反驳他的时候,他还振振有词地说:“别吓唬俺了!我没上大学,我的汉语不是也够用吗?美国人和英国人也有不上大学的,他们的英文不是也很好吗?”老板的话显然是不全面的,但我一直没有琢磨出用什么理论来驳斥他。这些日子我抱着《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翻来翻去,读到了许多我料想不到的词条和信息,似乎突然悟出了点什么道理。
  最重要的感悟是:“会一种语言”在程度上有很大差别。我们暂不用外语学习者的各个阶段去区分语言水平,而是用能否用一种语言阅读学术文章、撰写论文、参加学术会议、参加外交会谈等标准,粗略、武断地把语言使用者划分为两大类:受过中等教育以下的人(包括文盲)(冒昧地暂称为非文化人)和受过大学以上教育的人(包括学者、作家、医生等)(暂称为文化人)。
  “文化人”中的“文化”指的是什么?读过《朗文当代英语大词典》数百条词条之后,我开始斗胆把“文化”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由百科知识构成(体现在“学文化”、“文化水平低”等表述中);一部分由一个民族或社会的风俗习惯构成(表现在“跨文化交际”、“中国文化”、“西方文化”等说法中)。我们把百科知识也归于文化,而西方更加强调风俗习惯和信念。不过,在许多研究者头脑中,二者的差距也并不那么大。
  没有这种“文化”能学好一门外语吗?不能。为什么儿童可以学本族语呢?把几岁的中国孩子放到英国去上学,他可以把英语学得很好,时间长了还可以把英语当成母语。但他的英语仍然是儿童语言水平,不能与一个在中国培养的英语本科生的语言能力相比,也不能与英语好的其他专业的大学生相比。在缺少外语环境的中国,我们靠的是正式的课堂教学,从开始就教的是成人语言,借助的语言也是成人汉语,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语言输入承载着文化人的百科知识。我们对一个正在学汉语的外国人说:“他是一个摇羽毛扇的人物”,这要求他要了解多少中国文化背景呀!中国的历史悠久,文学作品丰富,留下的典故太多了,所以外国人想学好汉语谈何容易。要想学会文化人的语言,学会欣赏语言的魅力、优雅与韵味,没有多方面的文化、背景知识是办不到的。或许有人会问,非文化人的本族语者不是也自由自在地生活在他们的社会之中吗?他们的语言不是也足够用吗?是的。这是因为,第一,他们不去涉足文化人的脑力活动,第二,他们具有外语学习者很难学到的知识,那就是“文化”一词包含的第二层意思:信仰、道德、法律、风俗等,其中包含着许许多多的没有明文规定的行为规范和语言使用规则,如:如何称呼对方,如何问候对方,如何介绍客人,见面时的礼节,拜访时的礼节,如何送礼和收礼,如何致谢和道歉等。这些文化知识多是本族语者在成长过程中不自觉地学到的,是因民族、社会、国家不同而不同的。这些差异不是语法和词汇的问题,而是语言使用规则的问题,也是外语学习者很难系统学到的。这是外语学习者与本族语者之间最难逾越的鸿沟。
  以上这番议论与《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有何相干?用一句话说:那些话是我读了这部辞书之后的感悟。商务印书馆在出版前言中写道:“……共收词目8万条,其中百科词目15000条,字数逾900万,是目前世界上第一部与百科全书相结合的英语学习型辞典。”这么讲基本上接近事实,但是也许略有“做秀”之嫌。朗文公司于1968年出版的欧文?华生主编的《朗文英语拉劳斯》才算英国第一部与百科知识相结合的英语辞典。其第二版(1976年)更名为《朗文现代英语辞典》。我敢说,现在这个版本一定参考了1976年的版本。
  就连1976年的《朗文现代英语辞典》也不是世界第一部语言与百科相结合的辞典。我书架上的《韦氏新世界美国英语大词典》(大学二版)(Webster’sNewWorldDictionaryoftheAmericanLanguage) 1972年版所收录的百科知识条目多于朗文的两个版本,但提供的信息少些(试查daughter一词加以比较),而这部辞书的第一版问世于1953年,而且它的词源信息(这是韦氏辞书的强项)远远超过其他词典。
  《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新就新在“文化”的第二层含义上,即它第一次提供了语言的社会背景、风俗习惯、使用规则。这是1976年的朗文版,1972年的韦氏版等都没有的,是辞书编纂上一个新的里程碑。这一新发展似乎是受了社会语言学、文化语言学、语用学等新学科飞速发展的影响。如用一句话概括这种影响的理念,就是语言的正确和得体的使用与社会文化密切相关。可以说,在社会交往中,语言得体性比语法正确性更加重要。外国人不笑话我们讲外语时的语法错,但如果用词唐突,外国人会不高兴。对英、美人,不能随便说Youareveryfat。对一位中国老者,不要说“老头儿,你几岁了?”
  《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用了5种办法提供文化背景信息。第一是在释义之中。与朗文的纯语言辞典 LongmanDictionaryofContemporaryEnglish (第四版)相比,释义中增加了不少社会文化信息,在释义中加入文化点评的例子不胜枚举。第二是有300多小黑方块内的“用法说明”包含不少文化信息。如fat之后的小方块中说,“如果想礼貌待人,就不说人家fat,而可以说overweight。”在divorce下面的小方块中,你会知道原来“汤姆和吉尔要离婚”,“吉尔要跟汤姆离婚了”和“吉尔在跟汤姆打离婚官司”三句话的说法很不一样。第三,约有300个浅蓝色小方块中的“文化注释”,这是本辞典的最大亮点。还以fat为例,下面的浅蓝方块中写道:“在美国和英国人们一般认为肥胖不好看。许多人,尤其是女性,经常控制饮食以达到减肥目的。有些人认为自己因为肥胖而遭到歧视。”在goonadiet之后的注释是:“节食:许多人,尤其是女性会定期节食,因为他们认为瘦一点看上去更加迷人。她们花钱让‘体重控制协会’等公司帮助她们制定节食计划,并在减肥期间给予她们支持。大多数女性杂志都刊登节食计划,而且每年都有关于最新节食动向的书籍出版。”第四,词典在后面附录了29页的“文化特写”,把圣诞节、色彩的联想意义、教育、节日、政治制度、法律、假日、婚礼等详详细细地介绍了一遍,大大方便了读者。第五,“文化特写”之后有58页的“语言提示”与语言使用规则也十分相关。如“同陌生人说话,英语中没有什么特定的称呼。在通常情况下,如果想吸引陌生人的注意,就用Excuseme(对不起)一类的短语”。(见C1)再如,“为了表示客气,通常使用迂回的批评方式。迂回的批评方式常常避免使用像bad,failure和dreadful之类感情色彩强烈的词语,而是代之以诸如notquiteright和notverygood之类的否定式,或是使用语气缓和的其他形式。”
  写到这里,我前面区分的“文化”的两层意思也许就更清楚些了,它们与语言的关系也许就更明确了。语言与百科知识的关系是形式与内容、承载与被承载的关系;“因人、因时、因地而不同”的那部分文化则是保证语言使用得体的知识,它与语言是棋规与棋子之间的关系。《朗文当代英语大辞典》在一卷本中较为恰当地处理了语言知识、百科知识、社会文化知识之间的关系,为英语高阶学习者、英语教师、英语研究者等奉献了一部难得的工具书;译者的贡献也是不可低估的,因为汉语译文给中国使用者带来极大方便。
  最后再补充一点。许国璋先生曾对我讲,牛津出版社出版一部辞书后,会向世界读者承诺:谁给他们指出辞典的一个错误,都会获奖。朗文出版公司也应有此雅量吧。我发现了两三处错误,一是英语版的ZhuRongji拼成了ZhuRongji,音节分错了,双语版改了过来。二是在“文化特写”的B26页上,TheTwoNobleKinsmen中的冠词小写了。三是在senate注释中写道参见B23页,而此页写的是“小酒馆”的事,应改为另见B17页。以上这些瑕疵,丝毫不能贬低这部辞书的成就和它在辞典编纂史上的重要地位,所谓瑕不掩瑜。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细说清朝 下一篇明朝户部尚书夏原吉的故事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