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阿根廷著名女诗人皮萨尔尼克诗选
来源:大地网  作者: 【 】  2014-06-17
    阿莱杭德拉•皮萨尔尼克,二十世纪阿根廷著名女诗人、画家,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俄罗斯犹太移民家庭,她早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攻读哲学及文学,后来迷上了绘画。1060年至1964年,她生活在法国巴黎,为一些杂志做校对和翻译工作,写诗和拉丁美洲、西班牙和法国文学的评论,与胡里奥•科塔萨尔、奥克塔维奥•帕斯等人过从甚密。同时她继续在巴黎大学攻读宗教史和当代法国文学。回到阿根廷后,她继续活跃于文学界和艺术界。1972年因服食速可眠过量而去世。她一生出版了8部诗集,此外还翻译过法国诗人和作家安德列•布勒东、保罗•艾吕雅、安托南•阿尔托、亨利•米修、伊夫•博纳富瓦、玛格丽特•杜拉等人的作品。帕斯在为皮扎尼克的一本诗集所写的序言中认为,她的诗歌是混合了情欲的失眠和冥想的清醒之后的词语的结晶体。
  阿莱杭德拉•皮萨尔尼克是拉丁美洲的很有才气的一位女诗人,她的作品多为短小精致之作,属于冥想和眩晕,反映了诗人的独特视界,深得帕斯、科塔萨尔等著名诗人作家的好评。
  
  
 
   名字
  
  不是你空缺的诗,
  而是一幅画,墙上的一条裂缝,
  风中的某种东西,一种苦味。
  
 
  犹如石头上的水
  
  那为了寻找而回来寻找他的古人的人
  夜晚临近他,犹如石头上的水
  犹如一只鸟身上的空气
  犹如爱情本身临近时的两个躯体
  
  (董继平译《界限》诗歌双月刊)
  
  
  情人
  
  一枚鲜艳的花朵
  离黑夜不远
  我无言的躯体
  急切地打开
  朝向露水的娇嫩
  
 
  遗忘
  
  在黑夜的另一头
  爱情是可能的
  --带我去吧--
  带我到甜甜的蜜汁中
  在那里你的记忆会逐渐消褪
  
 
  拯救
  
  岛屿消失。
  少女复又乘风而归
  解开了鸟儿死亡的秘密。
  此刻
  她的激情熄灭。
  此刻
  她是肉体
  是叶片
  是石头
  沉落在痛苦之泉中
  犹如文明之海的一次航行
  净化了堕落的夜晚。
  此刻
  少女戴上永恒的面具
  进入了如梦的境界。
  
  
又见黎明
  
  我看见寂寞和绝望的形体生长,
  直达我的眼前。
  我听到寒风和密集的噪音,
  在那古老的心脏地带。
  
  
  告别夏天
  
  荆刺的喃喃细语在蔓延。
  摧枯拉朽的风的声音。
  它们靠近我犹如我体外的心脏。
  我曾渴望成为一具死尸,并进入一颗陌生的心脏。
  
  
  梦中黄金般的沉默
  
  冬天的狗站在桥上,叼走了我的微笑。我赤裸着,头上戴着一顶花冠。我那同样赤裸的尸体被拖走,连同枯叶的饰物。
  
  我有过许多情人——我说过——可是最美的乃是镜中的情人。
  
  
  寂静
  
  死神依然没有走远。
  我在倾听他的说话。
  只有我听见了。
  
  
  拯救
  
  岛屿消失了
  少女复又乘风
  解开先知鸟死亡的真相。
  此刻
  火焰已燃烬
  此刻
  肉体
  叶片
  石头
  沉落在磨难之泉中
  犹如在文明之恐惧中的航行者
  随着夜晚的降临浄化了
  此刻
  少女找到了永恒的面具
  破裂了诗的壁墙。
  
  
  风的女儿
  
  她们出现。
  侵入到血液。
  像几片羽毛,
  营养不良,
  泪流满面。
  而你助长了
  恐惧和孤独
  这两个小动物
  混迹在不毛之地。
  
  她们出现
  在如梦的年龄。
  向生活道别。
  你双臂抱紧
  犹如舞动的妖魔
  正在找寻自己
  别无其他选择。
  
  你哭了又哭
  打开愿望的保险箱
  你比黑夜更加富有。
  
  可你依然如此孤独
  所有的词汇无法表达。
  
  
  时间
  ——给奥尔伽•奥罗斯科
  
  关于童年我所知道的
  并不比眼前的恐惧多
  一只手将我诱往
  我的另一个自己。
  
  我的童年和您的香水
  都喜欢爱抚的小鸟。
  
  
  之后
  
  之后
  人们死去
  我将跳舞
  在葡萄酒的光芒里沉沦
  和子夜的情人一起
  
  
  遗忘
  
  在黑夜的另一头
  爱情是可能的
  
  ——带我去吧——
  
  带我到甜甜的蜜汁中
  在那里你的记忆会逐渐消褪
  
  
  从前
  ——给艾娃•杜雷
  
  歌唱的森林
  鸟雀隐约可见
  
  我的眼睛是
  小小的笼子
  
  
  像水一样流过一块石头
  
  那古老的寻找又要寻找什么呢?
  夜晚降临,像水一样流过一块石头
  像空气一样俯向一只鸟
  像两个相爱的躯体合在一起
  
  
  名字
  
  不是你空缺的诗,
  而是一幅画,墙上的一条裂缝,
  风中的某种东西,一种苦味。
  
  
  紫色
  
  在一个垂死的人的抽搐里,
  在一个疯子的记忆里,
  在一个幼孩的悲哀里,
  在伸向杯子的那只手里,
  在不可企及的杯子里,
  在自始至终的渴望里
  
  
  最后的天真
  
  出发
  义无反顾地
  出发。
  
  出发
  避开众多的视线
  休眠的石头
  压迫在喉咙里。
  
  必须出发
  不再在阳光下无精打采
  不再流血
  不再站在死亡的前列
  必须出发
  
  快跟上,旅行者!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马尔萨斯《人口原理》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