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马尔萨斯《人口原理》
来源:大地网  作者:责编许译允 【 】  2014-06-17
   人口学原理的基本思想是:如没有限制,人口是呈指数速率(即:2,4,8,16,32,64,128等)增长,而食物供应呈线性速率(即:1,2,3,4,5,6,7等)增长。注意:马尔萨斯使用的相对应术语是几何和算术。
  只有自然原因(事故和衰老),灾难(战争,瘟疫,及各类饥荒),道德限制和罪恶(马尔萨斯所指包括杀婴,谋杀,节育和同性恋)能够限制人口的过度增长。参见马尔萨斯灾难。
  马尔萨斯倾向于用道德限制(包括晚婚和禁欲)手段来控制人口增长。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马尔萨斯建议只对劳动群众和贫困阶级采取这样的措施。根据他的理论,较低的社会阶层对于社会弊病要承担较大的责任。这就从根本上导致了推动立法手段使英国的穷人生存状况更为恶化,但也减缓了贫困人口的增长。
  马尔萨斯自己注意到许多人误用他的理论,痛苦地阐明他没有仅仅预测未来的大灾难。他辩解道“……周期性灾难持续存在的原因自人类有史以来就已经存在,目前仍然存在,并且将来会继续存在,除非我们的大自然的物理结构发生决定性的变化。”因此,马尔萨斯认为他的《人口学原理》是对人类过去和目前状况的解释,以及对我们未来的预测。
  此外,许多人辩驳道,马尔萨斯没有认识到人类有能力增加食物供应。关于这个论题,马尔萨斯写道,“将人类与其他动物相区别的主要特性是人的生存能力,和具有大量增加生存手段的能力。”

英国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及其人口论
 
    马尔萨斯的《1798论文》表达了以下八个主要观点:
   (1)人口数量严重受限于生存手段。
   (2)当生存手段增加后,人口也相应增加。
   (3)人口压力刺激生产增长。
  (4)生产增长反过来也刺激人口增长。
  (5)从长远来看,生产增长不能与人口的增长潜力保持同步,人口数量与供养能力之间必将出现巨大裂痕。
  (6)性、劳动和子女等影响人口和生产力的诸多因素由个人的收支决定所影响。
  (7)当人口增长超过供养能力时,正面的抑制因素会发挥作用。
  (8)这些抑制因素的本质将对生物社会系统的其他部分产生影响。
    在东印度公司学院,马尔萨斯发展出一套需求供应失衡理论,他称之为过剩。在当时这被看做荒唐的理论,却是后来有关大萧条的一系列经济理论的先驱,他的崇拜者、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将这个思想引入了其著作。
  以往高出生率被认为有利于经济,因为会提供更多的劳力。然而,马尔萨斯却从一个新的视角看待出生率,并且说服了大多数经济学家:即使高出生率可以增加毛生产量,它更趋于降低人均生产量。马尔萨斯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他的崇拜者包括知名的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等人。
  他的理论的一个最知名的门徒,是英国首相小威廉·皮特。1830年代,马尔萨斯的著作强烈地影响了辉格党人,他们改变了托利党的家长式作风,于1834年引入了《坏法修正法案》。
  对马尔萨斯理论的关注也帮助了英国全国人口普查的实施。1801年,政府官员约翰·李克曼主导了第一次现代人口普查。
  马尔萨斯人口理论的门徒,还包括知名的神创论者、自然神学家威廉·佩里大主教,他于1802年发表了《自然神论》。他认为马尔萨斯的人口学原理证明了神的存在。

英国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及其人口论
 
   讽刺的是,马尔萨斯自己反对节育,他的著作却强烈地影响了弗朗西斯·普勒斯,后者发动了极端马尔萨斯主义运动以推动节育。普勒斯于1822年发表了论文《人口学原理的证明》。
  马尔萨斯理论对现代进化论创始人达尔文和阿尔佛雷德·华莱士产生关键影响。达尔文在他的《物种起源》一书中说,他的理论是马尔萨斯理论在没有人类智力干预的一个领域里的应用。达尔文终生都是马尔萨斯的崇拜者,称他为“伟大的哲学家”。华莱士称马尔萨斯的著作是“……我所阅读过的最重要的书”,并把他和达尔文通过学习马尔萨斯理论,各自独立地发展出进化论,称做“最有趣的巧合”。
  进化论学家们普遍认可马尔萨斯无意中对进化论做出了许多贡献。马尔萨斯对于人口问题的思考是现代进化理论的基础。马尔萨斯强化了对“有限增长”条件下“生存挣扎”的观察。由于马尔萨斯理论,达尔文认识到了生存竞争不仅发生在物种之间,而且也在同一物种内部进行。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发起人、进化论学者和人道主义者于连·赫胥黎在1964年出版的著作《进化论的人道主义》中描述了“拥挤的世界”,呼吁制订“世界人口政策”。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等国际组织关于地球能容纳多少人的辩论即起源于马尔萨斯。
  时至今日,马尔萨斯仍然发挥着重要影响。一个例子就是,1972年罗马俱乐部发表的报告《增长的极限》和《环球2000》,送达了当时的美国总统。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发表了许多有关人口控制的文章,反映出来自马尔萨斯的观点。
  马尔萨斯被视为现代人口学的奠基人。马尔萨斯宣称他的人口学原理不仅对人类,而是对所有物种普适的自然法。现在可以证明,没有一种东西会以固定速率呈指数方式增长。
  马尔萨斯关于食物供应的算术模型被普遍拒绝,因为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食物供应与人口增长保持了同步。
 
英国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及其人口论
 
    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古典自由主义者对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持批评态度。他们认为人口增长和科技的进步相匹配的情况下,人口不会成为社会进步的障碍。对马尔萨斯的反对声音也来自19世纪中叶的共产主义者卡尔·马克思《资本论》和弗里得里希·恩格斯《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他们看来,马尔萨斯所谓人口对生产力造成压力的问题,实际上是生产力对人口的压力。换句话说,马尔萨斯把生产力低下归咎于过剩的人口,实际上是动荡的资本主义经济造成的后果,危机、失业、贫困等都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统治的产物。
  恩格斯称马尔萨斯的理论“……是现存最冷酷无情、最野蛮的理论,一个摧毁了爱人如己和世界公民等所有美好词汇的、绝望的系统。”
  尽管出现了1921年俄罗斯饥荒,共产主义者总的来说仍然反对马尔萨斯理论。1954年在罗马召开的联合国人口会议上,苏联代表声称,“在社会主义国家,人口过剩问题从来没有出现……马尔萨斯理论完全是错误的。”
  中国共产党在大跃进期间对于人口过于自信,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在当时的中国受到批判。三年自然灾害之后,中国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从而改变了对人口控制的观点。
  马尔萨斯的结论被许多20世纪的经济学家所诟病。由于技术进步,大规模的人口增长并未造成马尔萨斯灾难。所以有人称他是失败的咒诅先知。
  首先,一个广为接受的事实是,人口增长几乎从未呈指数方式,里面的变数太多,绝非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所能概括。自马尔萨斯的时代以来,人口增长率变得平缓并且是拜经济繁荣所赐。马尔萨斯生活的时代,英国人口经历了增长率变平之前的增加,而他没有研究亚洲地区的大量人口以及过去几千年出生率平缓的证据。
  其次,粮食的增长也不是线性方式。特别是由于社会和农业技术的进步,使粮食增长超过了人口的增长,虽然这样的增长是以沉重的资源负担、大量使用化肥为代价,仍未被证明是可持续的。
  天主教经济学者拒绝接受马尔萨斯理论,批评他只不过是一个17世纪威尼斯某异端邪说的复制品。天主教百科全书写道,“……他对人类的知识和福祉没有任何贡献,……扩散人口过度增长的恐惧……适当的解决方法是寻求更好的社会和产业方式,更好的医疗保障,促进道德和宗教教育。”然而,天主教会反对节育和流产等方式的人口控制,这与马尔萨斯的思想相同。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阿根廷著名女诗人皮萨尔尼克诗选 下一篇[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丁松诗选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