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雪山情怀——岗什卡铸造的圣境(二)
来源:行中国看天下  作者:猫狼一家亲 【 】  2012-01-04

                                           二

       但此刻,岗什卡雪峰的诱惑,就在眼前。仰看近在咫尺的雪山,你会被一种吉祥而神秘的大美,所震撼。而且这种散发着雪域高原的神性之美,是很难用语言形容得出来。尽管如此,但我的心一直在仰望中向上攀升。

    背好行囊后,我们开始沿着山谷的雪坡和蜿蜒向上的雪径,努力朝上攀爬。我们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大山两旁的美景,并不断用手中的相机,把圣洁的雪山拍摄下来。雪山上的气象,的确瞬息多变,这不,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这会儿已是大雾弥漫了。气温,骤然下降。巨大的云雾从山谷那面,沿着雪山,贴着山壁,袭卷而来;顿时,将渺小如豆的人儿,包裹在里面。不过,置身于云雾缭绕之中,还真有一种恍如天境的感觉。这种突入其来的雾漫天地的境遇,对于那些初上雪山的人来说,既感到新奇,又感到惶惑。跟我同来的两位女作家,便是这样的感受。是的,人们在领略了大山的壮美与神奇的同时,又会被大山的伟力所震慑。

    难怪许多人在大自然中,都会有古人庄子的那种“吾在于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的感喟。真可谓:天地有大美,山河无小气。更何况,自然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乃至一石,皆闪烁着生命的光辉和灵性。

    其实,整个爬升雪山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充分体验和认识自然的过程:感悟生命,融入自然。在体能与毅志力相较量的过程中,爬山也是一个考验和提升灵与肉的重组过程。但有一点,我们爬雪山,绝不是为了炫耀或挑战什么。说实在的,我讨厌那些把爬了几次山,或登了一下山顶,就被视为“征服”并跑回来胡吹乱侃的人。我瞧不起那些满嘴是“征服”和占领欲强烈的人。他们其实是一些根本不懂得自然的人。心怀感恩和心怀敬虔的人,是不会把养育了人类的大自然视为征服对象。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渺小如豆,不堪一击。你愈是走近它们,愈会感觉自己身同蜉蝣,声似蚊蚋。只有当你在苍茫与辽阔中,深刻体会了“望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感受,你才会真正领悟到人的渺小与无助。

    我在格尔木的时候,经常因忍受不了都市的喧嚣而消隐在雪域荒原。虽然孑然一人行走在天地之间、洪荒大漠之中,心里难免会有一些枯寂,但是,对于内心渴望新生、渴望充实、追求精神自由的人来说,孤独有时也是一种大美和享受。也许,孤行者的灵魂会生产寂寞但不会感到孤独。天地之间,跋涉者的身躯虽显渺小,但其热爱天宇的思想和信仰因能与天地贯通,所以并不会为此而感到乏力和苍白。这种感触,对于经常在野外奔走的人来说,体悟些许会更深一些。

    缘于对大自然的敬仰与感恩,我从不敢面对自然妄谈“征服”二字,征服什么呢?如果仅仅将侥幸爬了一次山、登了一下顶就视为所谓的占领或征服了的话,滑稽之余,不仅表现了人的可笑与肤浅,更多的则是反映了人的无知。在高山,只需一阵小强风,就会把你像一片薄纸吹下谷底,撕成碎片,让你有去无回。人啊,当命运之神,让你侥幸爬了上去,并让你又活着回来了时,你要学会收敛和善爱,而不是满嘴的狂语。

    所以,每当我看到或听到一个人在高喊什么“征服自然”等胡言狂语时,我的感觉就好像一只小蚂蚁在对着一尊高耸如山的大象说,它要一口把大象呑进自己的肚子里。

    虽然,我决定不了其它小蚂蚁的脑细胞里的狂妄欲,但至少,我是没有这种不自量力的征服欲念的。我一直是怀着一颗敬畏之心,一颗感恩之心,去攀登雪山的。我的心,在大自然面前,永远都是虔拜于地的。因为,大自然于我,不仅是一种心灵寄托和精神信仰,更是一种宗教。自然之母,岂能由着一些无知的“小狂儿”去蹂躏去征服呢!

    一位青海的作家,在长江源头,面对格拉丹冬大雪山时,他写下了这样的文字:“大神格拉丹冬,母亲长江,我来到你的身边,不是为了猎奇,不是为了显耀,更不是为了挑战。如果我打扰了你的宁静,那是因为我的灵魂需要一个归宿;如果我冒犯了你的威严,那是因为我的生存需要一个理由;如果我窥视了你的秘密,那是因为我有权知道我的血液源自何处……”

    是的,在自然面前,我们人类首先要学会认识自己,审度自己,而不是去愚蠢地与自然相抗衡。否则,我们人类不但在肉体上感到卑微,还会在精神上陷入永远的孤独。

    对此,我的体会是,愈是怀着感恩与敬虔的情怀去爬雪山,心,愈将愉悦。记得在爬“花抱山”的那天,有一位叫冰的美丽女子告诉我,说临来雪山的那晚,一位喇嘛朋友在电话里嘱咐她,去雪山,一定要把自己穿得漂亮些。我问为什么?女子说:喇嘛说了,那是对雪山的敬重,山神会高兴的!

    是啊,山川日月,皆是神灵的化身,人应当敬畏。往后,谁若再口出“征服”之类的狂语时,请他一定记住:头顶三尺有神灵!

    下午三时,我们攀爬到了4100米的地方。然后,我们开始休息吃饭,补充体能。抬头望天,蓝天白云,阳光灿烂。环顾四周,大山中除了洁白的雪,还是雪。俯瞰山谷和远山,云雾缭绕,一朵朵飘浮在云海之上的硕大的云团,宛如盛开的大花。此景,一如白居易诗中描绘的那样:“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说真的,坐在厚厚的如棉絮一样的白雪上,一边喝着滚烫喷香的奶茶,一边欣赏着远处与近处的美丽景致,一边品味着古人诗句中的意境,真乃人生一大之享受啊!在这么高的雪山上,我还是头一回享受这么香味四溢的热奶茶——这奶茶,是我一大早,天不亮,亲自烧制的。也就是说,是我从西宁的家中背上来的啊,足足三斤重!不知你可在高高的雪山之上,喝过这么滚烫香浓的奶茶没?

    没有?那下次请跟我来。

    不过,我想顺便免费送你一句西部歌王王洛宾的歌词:请带着你的嫁妆,领着你的妹妹,坐着马车来……

    这话,你听得懂。

                                                三

     离开岗什卡雪峰的那天,我说过:我还会再来的。2011年11月13日,我又去了一趟岗什卡雪峰。

    我喜欢雪山。我曾对朋友说过,在这个布满人类足迹的星球上,恐怕很难再找到比雪山更为圣洁的地方了。我认为,大地之外,也只有我们头顶之上的美丽而神秘的星空,才拥有那种圣洁。正因为如此,雪山的圣洁,常让我想起当年在5000多米的高海拔上看到的闪烁着璀灿繁星的浩瀚星空。

    2011年8月,我在唐古拉山深夜独自仰望星空的那一幕,我永远也忘不了:满天繁星,仿佛一粒粒闪闪发光的大钻石,镶嵌在天鹅绒似的天幕上,璀璨极了。而置身天穹之下的我,就好似被缀满了亿万颗大钻戒的巨大的半圆形天罩,罩在了下面。头顶和四周,全是闪烁的星星,又低又大又亮,仿佛伸手便可摘去到。可是当你痴迷地伸出手去一摘,才发现根本就触及不到天空中的星子。这种看似很近的错觉,完全是因为人站的地方海拔高、空气洁静、能见度透明而产生的视觉效应。

    生在高原长在高原的我,还从未在夜晚见过如此清澈透明、繁星明亮的星空。那晚,我一遍又一遍地数着那些挂满天穹的最大最明亮的星星,它们是天使手中的大花,还是天神的眸子呢?我就像闯进童话世界里的童子,非常好奇地想撩开夜的神秘面纱,眺望到更加遥远的星空。我知道,面对着繁星璀璨如开满亿万朵圣洁大花的星空,我的心灵深处始终有着一种向上升腾的欲念。是的,它想穿越时空,横跨亘古,与天籁对话。虽然这种心与天想沟通交流的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但生命在此种状态中的呈现,最为真挚。在隆起的高地,人的心灵愈是接近苍穹,愈能领略和感受到天地的纯净与高尚。

    无论是洁白的雪山,还是令人神往的星空,那种超自然的美丽,都是一种可以洗涤我们灵魂的圣洁。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去由衷地敬畏大自然——也许,只有敬畏和仰望,才可最终安抚和救赎我们的灵魂和未来。

    遗憾的是,我们迄今连大山的那一面,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敢遑论生命宇宙的全部呢?

    多少次,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每当我站在雪域高山仰望苍穹之际,我总要在心里问自己:是谁曾引领了我一次次地走过这片神奇的大高原,让我至今都难以忘怀呢……

    最后,我想说的是:造物主播洒下了生命的种子,然后将生命的密码藏匿其中,让其开花,让其结果,并让一些生命在不同的环境中不断地去适应去调整去进化。那么,生命的奥秘到底是什么?答案,也许就在时间里。时间,是打开生命之锁的钥匙。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2/2/2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峻、险之美——天空之城 下一篇[广西]德天世外更桃源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