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TOP

雪山情怀——岗什卡铸造的圣境(一)
来源:行中国看天下  作者:猫狼一家亲 【 】  2012-01-04

 

    好久未亲近雪山了。

    我自从2003年离开西部之城格尔木之后,就再也没有走近过雪山。在格尔木工作的十八年里,尤其是1999年后,我几乎每年都去雪山一两次。近的,去过昆仑雪山,如玉珠峰、玉墟峰;远的,跑过可可西里雪山和长江源头格拉丹冬大雪山。

    说真的,在都市里待久了,感到身体都僵硬了;心灵,仿佛失去了灵性。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在喧嚣中待得愈久,就愈发地想亲近雪山。我想念雪山。想念曾在雪山里与蓝天、白云、雪花在一起的日子。仿佛每一片飘舞的雪花,都是一段莹晶剔透的心灵记忆。

    可以说,我对雪山的眷恋与钟爱,远远超岀了我对其它大山的喜爱程度。这也许是因为大雪山有着那种可以感化和融化灵魂的圣白,才让我有了深入骨髓的热爱。

    当我无数次地在洁白的梦境中,独自出现在雪域之上,深情仰望格拉丹冬大雪山的那一刻,我想也许在我的前世,我的灵魂一定来过这里;或是,我曾在轮回的路上,是这片雪山脚下的一粒白雪。否则,我怎么会在梦境中站立在雪山面前,心灵纯洁得像个无邪的孩子一样呢。那一刻,我的眼里,装满了圣洁。

    我想,我的灵魂,曾经一定在那个遥远的梦境里聆听过什么。究竟听到过什么,也许,直到有一天,岁月之手打开了一个个装满了奥秘的记忆,我们才会恍然明白:我们是谁,我们从何而来;最后我们为什么又要重新回归到那里去。

    这莫非就是我一次次想走向雪山的原因?总之,我就是想去雪山。因为我无法拒绝来自雪山的呼唤。

    朋友说:那你就去岗什卡雪峰吧,它是一座离都市西宁最近的雪峰。

    于是,我就去了一趟岗什卡雪峰。

    离开西宁的前一夜,西宁降下了2011年的第一场雪。毫无疑问,距离西宁近200公里的岗什卡雪峰,一定是厚雪覆裹,洁白无暇。果不其然,次日中午抵达岗什卡雪峰时,远远望去,整条山脉银装素裹,分外醒目。

    岗什卡雪峰,亦名“冷龙岭主峰”, 海拔5254.5米,是祁连山主峰之一。据传,此山是神话故事中西王母的水晶宫,也是华热藏族崇拜的十三大山神中的第一神峰。来时,就有朋友介绍说,其山顶积雪终年不化,山上气候瞬息万变,时而蓝天白云,银光闪烁,时而狂飚大作,天昏地暗,飞雪漫卷。

    说到岗什卡雪峰,其实,数年前我就在去祁连山的路上三次途经岗什卡雪峰。不过,每次都是远远地望上一眼,并未走近过它。因是夏季,岗什卡雪峰除了有终年不化的白雪外,整条青黛色的山脉皆看不到雪的影子。我问一位生活在当地的朋友:那片有白雪的山峰叫什么?朋友说:那就是岗什卡雪峰。朋友见我一脸的失望,就对我解释道:由于雪峰被前面的山脉遮挡住了,远看,只能看见主峰上的积雪,一旦进入山里,你才会窥见全貌。等冬天几场大雪过后,你再来看,整条山脉好似白色巨龙,非常壮美。

    朋友说得没错!果然,当眼前的这条“白色巨龙”映入我的眼帘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太美了!简直像横空岀世的莽昆仑!

    是的,洁白的大雪覆盖了一切。环望白雪茫茫的荒原和山脉时,你不得不惊叹白雪的造势能力与伟大,它们装扮出了一个广大的白色世界。兴奋的人们,下车后,迫不及待地纷纷抓举起手中的照相机,噼哩叭啦地一通贪婪的“乱射狂照”,恨不得将所有的美景,统统囊括起来,装入镜头中带走。若要说美,我认为还是岗什卡雪峰下的那道巨大的七彩冰瀑布最为迷人。

    何谓“七彩瀑布”呢?其实,就是因为水中不同的矿物质而形成的五颜六色的冰。走近一看,大面积的冰面上,有红的,绿的和黄的钙化物质,白中透红,绿中透黄,美妙绝伦,颇有意境。而且,一波接一波的冰水,从高处像珍珠洒落,砸得冰崖下的清澈河水噼叭作响,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站在七彩瀑布的地方,眺望雪山,你会发现雪山是那样的美丽。阳光下,吉祥的雪山显得洁白晶莹,充满灵动。微风拂过,白云轻滑过蓝色天际。好湛蓝的天空啊,仿佛水洗过似的。这种通透的蓝,让我的心,在激动中跳荡。我知道,我的灵魂苏醒了。它要亲近雪山;它要扑向雪的怀中。望着高耸入云的岗什卡雪峰,我对自己说,今天,我要携带着这颗多年未亲近雪山的魂灵,能爬多高就爬多高。因为这颗热爱雪山的灵魂,为了亲近大雪山,曾经疯狂过:

    2000年的最后一天,我与好友长福为了拍摄21世纪昆仑雪山上的第一束曙光,我俩驾车在凌晨零点从格尔木出发,直奔一百多公里远的昆仑雪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吉普车像一粒甲壳虫,沿着蜿蜒的青藏公路,在山谷中穿梭前行。驶过昆仑山下的西大滩后,我将车驶离了“天路”,朝雪山挺进。小车在宽阔的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乱石的河床中,艰难而缓慢地颠簸前行。为了爬出河床,小车不慎掉进了深雪之中。我和长福将各自的双手,当成了铁掀,一点一点地将四个车轮扒了出来。然后,用“千斤”顶起车轮,搬来石块,垫在下面。那晚,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当我疲惫地仰躺在厚厚的积雪之上,望着在巨大车灯的光束中飞舞的雪花时,我感到生命不仅充满了灵动,而且美妙极了。尤其当我透过漆黑的夜幕和厚厚的云层,窥望见黑夜中露着唯一一片闪烁着二三十粒璀灿星子的天空的时候,我仿佛望见了一个人灵魂的天堂。我仰躺在巨大的河床中的积雪上,久久地凝望着头顶上空的这片唯一的“星空”。四周一片漆黑和寂静。天上,还不时地在飘着小雪。几片雪花,轻落在我的眼中和嘴唇上。那感觉,犹如一串串冰润的甜吻。昆仑雪山里的这一难得的体验与影像,就这样从此彻底地铭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后来,我把车一直开到了4500多米的高度上,也就是说,再也没有办法往上开了。然后,我俩下车把四个车轮用石头塞垫好,然后,背起相机和三脚架,打着手电筒,在黑夜中摸索着朝山顶爬去。因为我们要赶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爬至一定的高度,然后,拍下21世纪昆仑雪山的第一缕祥光。那天早晨,当太阳从东方的山顶一跃而岀时,我们的头顶,包括整个雪山的上空,层层云朵,由黄变红,那一瞬间,天空突然像开满了亿万朵红玫瑰,铺满天宇。那景像,不仅壮观美丽,而且非常震憾人心,让人彻底无语。那一刻,大自然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大象无形,大美无言!

    这段疯狂的经历,常让我难以忘怀和甚感自豪。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1/2/2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峻、险之美——天空之城 下一篇[广西]德天世外更桃源

大地视频

旺姆、容中尔甲《天籁之爱》

看天下热点

图文朗解